首页>>陈云研究
陈云1937年在新疆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7-01-04 来源:
    

陈云1937年在新疆

郭金雨

 

19374月至11月,陈云以“既代表共产国际又代表中共中央的代表团”团长的身份在新疆进行了短暂的工作。在此期间,陈云成功援接西路军,多次向盛世才等新疆重要人物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最终,统一战线得以形成。统一战线的形成不仅得益于苏联方面的帮助,更得益于陈云在统战工作中的高超统战艺术。

“坚持原则,谨慎从事”

经过大革命和土地革命的洗礼后,陈云对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原则性与灵活性等问题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陈云从抗战大局出发,指出:大敌当前,中国共产党愿意联合全国各党、各派、各军队、各地政府一致抗日,以达到领导力量的统一。同时,陈云还从民族利益出发就国共两党的阶级矛盾进行了评价,认为:虽然国共打了十年内战,但作为中国内部最大的政治力量,国民党和共产党要从全局出发,从民族利益出发,而不应该只看重自身阶级利益。因为“只有国共合作,才能够救中国”。基于此想法,在领导革命的过程中,他坚决贯彻和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奉行独立自主、又联合又斗争的原则,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领导权和主动权牢牢处于中国共产党的掌握之中;采取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科学性与实践性相结合的方法,巧妙地开展对盛世才的统战工作。

  19374月,陈云等人奉命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并与当时的新疆军阀盛世才会面。不久,陈云收到“赴星星峡援接西路军残部到新疆安全地点”的任务。当天,陈云就同盛世才见面,商讨接应西路军余部的事宜,盛世才迫于形势“欣然同意”。但陈云深知同国民党打交道需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保持共产党自身的独立性,切勿贸然行事。因此,对盛世才的一切建议和要求等都认真考虑,以做出正确的决定。

1.不放下武器。盛世才虽然表示愿意与中国共产党合作抗日,其实对西路军余部进驻新疆一事很疑虑,只是基于苏联方面的压力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威望,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直到陈云准备去接应西路军时,他才提出,为了发生不必要的麻烦,西路军余部必须放下武器后才能进驻迪化。对此,陈云表示坚决反对。他指出,西路军余部到新疆是为了整训,决不干涉新疆方面事务,之前盛世才是同意不放下枪的。对这段经历,滕代远回忆道:“陈云同志为此坚持斗争很久”,说西路军余部“到这里不容易,放下枪不成了投降”?在陈云同志的坚持下,盛世才只能让步。193751日,陈云成功与西路军领导干部和指战员420多人会面,并在当天的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大会上告诫他们:盛世才对我们的友好,只是表面的。他远离国民党统治中心,为了讨好苏联,让苏联提供武器装备,便实行了“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六大政策,对中国共产党也不得不表现出友好。进入新疆后,我们要充分利用新疆的和平环境,保存和发展党的有生力量。但是,盛世才是国民党将领,是新疆督办,我们在与其打交道的过程中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谨慎从事。

2.取消番号,改穿国民党军装。盛世才害怕红军的影响力,认为红军直接入疆会引起南京国民党政府的强烈反对、当地人民的恐慌。因此提出,西路军余部关于武器的问题可以再商讨,但是进疆后必须换服装,改称号。为打消盛世才疑虑,免生其他口舌,陈云从团结抗战的全局出发,经过党中央的批准,取消了部队番号,对外称新疆督办公署“新兵营”,专门从外地征集的修建迪化到兰州公路的军队。为了让西路军战士接受脱掉红军军装,改穿盛世才部队军衣的决定,陈云对他们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他指出,盛世才毕竟是国民党的官员,不可能因为对我们的友好,而公然与国民党政府翻脸。为了保存和发展党的力量,我们需要适应这样的特殊政治环境,改变往日的观念,需要换上盛世才部队的军衣。因为军队的本质不在于穿什么衣服,而在于我们信仰什么,听谁的指挥。经过陈云反复的动员,西路军战士才脱下红军服装,不戴红军的帽徽领章,换穿盛世才部队的衣服。

3.不进行合编。19377月上旬,盛世才又提出要将西路军余部改编成一个营,说名册可以造假的,这样可以按照新疆部队发饷,而不必每天送羊肉。陈云经过深思熟虑,认为这个办法“实在不妥”。于是,他在向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报告中说:“如果改编以后,督办也可借口应付环境派军械处、军需处的人来发生关系,那时我们不能拒绝,关系愈多,情况愈复杂,我认为这对于我们和新疆都不见得有利。”还说:“我认为在改编以后还有一个可能,督办也可借口应付环境,说你们不足一营人,所以派些别的人来与我们混编一起,这对于我们更困难。”因此,他们决定原则上不接受盛世才的提议,在回信时婉转地说明:“我们在此是暂时的,我们身上还有钱可以自给,所以请他们不必发饷,羊子也可以不必送。”后来,督办来信,“说他同意我们办法,可以不发饷,但羊子仍旧可送,一切仍照原来办法。这样,改编问题已经可以没有问题了”。

正是由于陈云始终坚持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又坚定地奉行统一战线中独立自主的原则,做事谨慎入微,才能恰到好处地“调节”中国共产党与以盛世才为首的新疆地方势力的关系,保存了党的有生力量。

重视统战工作,加强全军统战教育

在与盛世才的多次会面中,陈云都向其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并在实际统战工作中延续苏联对盛世才采取的统战方法。为了更好地开展对盛世才的统战工作,党中央决定在新疆建立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在陈云、滕代远、邓发等人的积极努力下,盛世才同意设立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但对外称南梁第三招待所。陈云及其他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同志根据党中央的指示精神确定了在新疆的六项任务,其中做好与盛世才的统战工作提到了战略性的地位,视为六项工作中最关键的工作。

为做好盛世才的统战工作,陈云高度重视对中国共产党在新疆人员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教育,从而提高他们统战工作的能力和水平。在接应西路军余部进驻迪化途中,陈云就很有远见地介绍了新疆的社会状况,并对党采取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政治主张进行了解读。同时,陈云还特意提醒广大西路军战士对盛世才要提高警惕,坚持原则。晚年,陈云回忆道:“盛世才是个军阀,有很大的野心。他与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建立联系,是想借助苏联和中国共产党来巩固、扩大自己的势力,向国民党闹独立性。”

西路军进驻迪化以后,陈云更加重视对在疆人员的统战教育。为让他们能够很好地理解党中央实行统一战线政策的重要性及其内涵,陈云将有关党的统战政策的文件、材料等列为士兵学习的重要内容,并亲自授课。为了能讲好,他多次到迪化仅有的一个小图书馆搜集有关日本侵华、新疆社会现状的资料等。上课时,他首先从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九一八事变以来的国内形势讲起,然后详细地说明党中央为什么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以及统一战线工作中要坚持的方针、策略、原则,最后根据新疆的实际形势,分析当时在新疆做统战工作的严峻形势和有利因素,重点强调对盛世才开展统战工作的重要意义。陈云的授课,有较强的针对性,经常联系实际讲解理论,收到了显著的成果。在疆人员的统战水平及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为做好新疆地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作了重要贡献。

193711月,陈云回到延安。对从延安赴新疆工作的同志,陈云仍不忘对他们进行统战教育。他强调:新疆是个特殊的地方,党中央所实行的统战也是特殊的统一战线。在新疆工作、学习和生活时,既要维持与盛世才的统战关系,又要时刻遵守党的纪律,严守党的秘密,保持党的独立性。陈云对在疆人员以及后来从延安到新疆工作的人员进行的统战教育,对维护和巩固党中央对盛世才的统战工作具有重要作用。陈云晚年对此这样评价:对盛世才做统战工作的同志,正确地执行了党中央的统战政策,完成了党中央交代的任务,从总体看,成绩是第一位的。同时,陈云等人对盛世才的统战方针和统战工作,也为其他部队的统战工作提供了重要经验。

巧用统战环境,武装革命队伍

充分利用新疆和平安定的环境,依托苏联对盛世才的威慑力,积极加强部队思想教育、文化教育,培养军事技术人才,是陈云在对盛世才统战工作中最有远见的举措。

1.加强思想教育,稳定部队情绪。1937年五一劳动节,陈云代表中共中央向西路军将士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同志们,党中央和毛主席特派我和滕代远等同志迎接你们,大家一定要记住,革命斗争中胜负难定,只要革命的有生力量还在,我们就能发展壮大。现在的几百人,将来可能壮大到几千几万人,革命就可能获得更大的胜利。陈云的一席话,使得西路军余部将士们激动不已。黄火青后来回忆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对我们的关心,极大地鼓舞了我们。陈云迎接我们时的讲话,更使我们这些从祁连山荒原僻野中历尽艰辛长途跋涉出来的红军战士,精神上得到极大慰藉。

会后,针对西路军指战员心情异常沉重的情况,陈云鼓励大家:党中央一直关心着你们的一举一动,你们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仍顽强奋斗,坚强不屈,最终保留了党的有生力量,你们是好样的。针对西路军官兵身体状况极差的情况,陈云要求他们: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你们要执行接下来的两个任务:一是吃好饭,二是睡好觉。同时,陈云与滕代远还经常深入部队的驻地与士兵们聊天交谈,和他们吃住一起,给他们讲时事政治,用一些典型的革命故事鼓励大家,并鼓励大家要一切向前看。他指出:“西路军虽然失败了,但还剩几百人,你们是沙里淘金,是党的宝贵财富。”所有这一切,都使西路军官兵感受到了党中央的关怀,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部队到达迪化后,陈云等人特别注重对部队的思想政治教育。刚驻扎迪化时,西路军将士的情绪不稳定。陈云首先找到30多位团以上干部进行个别谈话,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摸清楚干部思想状况后,陈云等人决定,现在不讨论西路军失败原因等问题,而“把党的新政策及季米特洛夫同志和曼奴伊尔斯基同志的七次大会的报告,先向他们传达,以便首先在党的政策上面去团结他们”。这个稳妥的做法取得良好效果。曾任红三十军八十八师参谋长的饶子健回忆说:由于陈云做了大量的思想教育工作,为我们积极贯彻党中央的指示精神,思想统一到毛主席的正确路线上,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在陈云、滕代远等人的坚持和努力下,5月下旬,西路军指战员的思想情绪得到了稳定。

2.加强文化教育,提高队伍自身素质。19375月下旬,国共两党谈判还处于激烈状态,新疆距离陕北路途遥远,途中也会受到各种力量的阻挠,因此西路军短期内显然难以返回陕北,而赴苏学习又杳无音讯。于是,陈云和滕代远等人决定利用空暇阶段组织部队学习理论和文化知识。陈云认为,西路军的干部和战士大多数是贫苦农民出身,在家没有读过书,参加红军以来又接连打仗行军,也没有机会学习文化知识,而“将来的红军为了战胜敌人,打败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必须装备先进的武器,懂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不懂得马列主义理论,就好比瞎子走路,会迷失方向”。因此,他要求:“大家要安下心来,下苦功夫学习文化知识,掀起学习高潮,每天用半天时间学文化,半天时间学政治、军事课程。”

为此,陈云、滕代远做了细致安排。他们按照各人文化程度的不同,分别编成甲、乙、丙三班。“甲班的程度是等于高小一、二年级,乙班的程度是等于初小三年级,丙班的程度是一、二年级。”“算学课在上级干部中已经进行得很快,比例、三角、几何、代数均在进行。”“中上级工农干部中算术本来是门外汉,现在已经学到小数部分了。”“战斗员中的算学亦分三班,加减乘除大家快要学完了。”在学习过程中,缺少教材是一个很大的难题。陈云积极筹备资金,购买了一些中小学课本。同时,还亲自选编了党中央公开发表的声明、决定等文件油印给大家当学习教材。这样既学习了文化,又学习了政治,可谓一举两得。同时,本着能者为师的原则,教员主要从西路军内部挑选文化程度较高的同志兼任。陈云担任政治课教学,滕代远讲语文课,冯铉、段子俊也都担任教师。他们白天上课,晚上还要进行个别辅导,一遍又一遍地讲解,直到学员们弄懂为止。经过这些艰苦细致的工作,西路军官兵中形成了学习热潮。“大家在文化学习中学习比较认真,比着学、赛着学,白天黑夜都在学。营房的墙上、食堂里贴满了生字,甚至在沙土地上都用树枝写上了不少生字。那种热火朝天的劲头真像战场上冲锋陷阵一样。”

7月上旬,文化程度比较低的指战员,在过去学习的基础上,大都掌握了两三千字,都可以独立记笔记,阅读报纸报刊,学会了四则运算及百分数。在7月中旬组织的文化考核中,参加语文测验的106人中,有51人得了90分以上;参加算术测验的390人中,有192人在90分以上。参加政治测验的48名干部,对党的重要政策问题都有所了解。这就为下一阶段学习军事技术和政治理论打下了基础。

3.加强军事技术学习,培养军事技术人才。1937715日,陈云收到共产国际要求西路军留在迪化学习的电报。于是,立即与滕代远及西路军领导干部商定,提出“迅速地来组织学习”,进一步加强学习,把“新兵营”进一步办成学习现代军事技术学校。经过调查,陈云了解到:盛世才部队拥有火炮、汽车和装甲车各一个营的装备,十多架侦察机和教练机,还成立了一个航空队。并且这些技术兵种,都聘有苏联教官执教。这对红军长远发展是需要的。西路军指战员在这里学习军事技术,环境、条件是不错的。陈云很有远见地向党中央建议,西路军留在新疆学习现代军事技术,“利用新疆在三年内培养5000军事的新干部”。后来,党中央决定利用新疆的和平环境和盛世才的装备、苏联教练,在新疆建立培养和训练军事技术人才的基地。

得到党中央的许可后,陈云向盛世才提出是否可以帮助红军学习机械化武器的要求。由于苏联总顾问巴宁中将支持这一要求,盛世才只得同意。为了更好地组织大家学习,陈云将西路军左支队改编为总支队,下辖四个大队,并立即开始学习和训练机械化武器装备。为了更好地利用资源,更快地学好技术,陈云等人决定:第一、二、三大队先学习驾驶汽车,学成后再学习驾驶装甲车和坦克;第四大队则学习使用各种火炮。为了激励大家,陈云特意指出:日本凭借飞机、大炮等武器肆意侵占中国,使我们牺牲了多少同胞,流了多少血。我们要战胜日本侵略者,必须要学会使用飞机、大炮等现代化武器。现在我们400多人每人学会使用一两件,回到延安,一个人帮带多个人,这样延续下去,对壮大我军的力量,夺取革命战争的胜利具有重要的意义。

当战士们如火如荼地开展军事技术学习时,陈云又提出了培养航空技术队伍的建议。他说:日本用飞机对我国领土狂轰滥炸,军民死伤严重,带来的损失不可忽略。如果我们现在组建一支空军,就可以在空中与之战斗,保护军民和根据地。新疆的统战环境,盛世才的航空队,都为我们培养航空技术队伍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条件,我们应该好好把握,好好珍惜。

经过陈云等人的努力,盛世才同意为中国共产党培养50名航空人才。为照顾到原红一、二、四方面军,陈云提议从新兵营选30名,再从延安选20名。陈云和总支队领导根据需要和指战员的身体及文化素质,很快就从新兵营挑选出了30名合适人选推荐给了邓发(中共驻新疆代表兼18集团军驻新疆办事处主任)。对从新兵营挑选的30名学员,他逐个谈话、考察、交代任务,鼓励他们努力学习。后来,由邓发确定了25人名单。193711月,已由新疆回到延安的陈云,又亲自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摩托车学校等单位挑选了20名学员。在挑选时,陈云将政治强、有文化、年轻、身体好作为必备条件,最后确定了19人。后来这19人被送到新疆,与邓发确定的25人一起编为两个班,在1938年春季开始学习。19399月,周恩来赴苏联治疗受伤的胳膊,途经迪化。当他听说学员学习积极性很高,成绩不错时,高兴地说:“陈云同志做了件好事,将来建设我们自己的空军,有骨干、有种子了。”

陈云在新疆不到七个月的时间内,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充分利用新疆安定和平的环境,巧用与盛世才特殊的统战关系,不仅援接了西路军余部,保存了党的骨干力量,而且充分利用当时苏联和盛世才优越的军事条件,为党和军队培养出了一大批军事技术人才,为后来人民军队的空军、炮兵等机械化部队的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为陈云纪念馆助理馆员)

  (来源:《百年潮》2015年第4期)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文章: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