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邓小平理论研究
邓小平小康社会理论形成和发展述论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5-03-23 来源:
    

从“小康”到“全面小康”

——邓小平小康社会理论形成和发展述论

张爱茹

 

实现小康目标、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是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党所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最基本的实践活动。

1979126,邓小平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首次提出“小康之家”这样一个“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的全新概念。此后,他在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践中反复论证,逐渐丰富、发展了这一思想,形成了他关于小康社会的理论,并在此基础提出了“三步走”的发展战略。2002年党的十六大进一步确立了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2007年党的十七大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赋予邓小平小康社会理论以新的内涵。

从“小康”到“全面小康”是一个十分生动、流畅和鼓舞人心的发展过程。从邓小平提出小康目标到现在的30年间,我国社会实现了由贫困到温饱,由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目前,正进行着全面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的伟大实践。这时,深化对邓小平小康社会理论的研究,对于指导我们正在进行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生动实践,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很有意义的。

从“四个现代化”到“小康之家”

从“四个现代化”到“小康之家”,是新中国建立以来我们党和国家发展战略的一次重大调整和修改,从此,我国走出了一条目标清晰、扎实稳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发展之路。然而,走上这样一条科学发展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期间我们党对如何确立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战略目标,经历了一个不断探索、不断深化、不断完善的过程。

实现四个现代化,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提出并矢志不移的奋斗目标。19641221,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周恩来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宣布,我国今后的战略目标是:“要在不太长的历史时期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这是我们党第一次完整科学地提出“四个现代化”,并将之确立为党的战略目标。

然而,一年多以后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这个战略目标刚开始实施就被迫中断了。直到1975113,周恩来在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重申“四个现代化”的目标,提出要“在本世纪内,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在本世纪内”成为我们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一个期限。而这时,离我们党和国家确立实现四个现代化战略目标,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的时间。这10年,由于受林彪、“四人帮”的干扰,我国经济建设受到严重破坏,延误了我们接近这一目标的进程。

这时,在“文化大革命”初期被打倒、刚刚恢复工作的邓小平,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付出了他全部的心力和智慧。他主持起草周恩来在四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向全党和全国人民宣传和介绍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为了使这个我们“赌了咒,发了誓”的雄心壮志能够早日实现,他全力领导了全面整顿。然而,在当时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左”的指导思想的影响下,不可能集中精力进行现代化建设。不久,邓小平又一次被打倒,全面整顿被迫中断,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战略目标又一次夭折。

197610月粉碎“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后,尽管当时国民经济几近崩溃,我国的经济建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面临许多困难和问题,人们在许多问题上认识也不完全一致,但实现四个现代化很快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共识。

19782月,五届人大一次会议,提出了中国未来23年实现四个现代化的目标,并提出:在1978年到1985年新建和续建包括十大钢铁基地、十大油气田在内的120个大型项目。按照这个目标要求,8年间国家财政收入和基本建设投资,都相当于过去28年的总和。

然而,四个现代化建设并没有因这个“全面跃进”规划出现“新局面”。相反,违反经济规律的“洋跃进”,给本应急需调整的国民经济雪上加霜,造成了国家财政困难和国民经济比例失调更加严重的后果。邓小平后来总结说,这段时期“脑子有点热,对自己的估计不很切合实际,大的项目搞得太多,基本建设战线太长,结果就出现问题了。”

这段时间,正是邓小平领导全党开展真理标准的讨论,进行全面拨乱反正的时期,他大力倡导全党上下要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确定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具体道路、方针、方法和措施。

为了摸清国情,邓小平先后到了广东、成都、东北等地,他看到的实际情况是:社会主义搞了20多年还很穷,很落后;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和延误,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经济上的差距可能是20年、30年,有的方面甚至是50年。

为了使更多的人了解世界各国现代化的进程,看看发达国家是怎样搞的。在邓小平的大力倡导下,1978年我国相继派出多批考察团出国考察,目的地大多是西方发达国家。邓小平本人也频繁地出国访问、考察,先后访问了缅甸、尼泊尔、朝鲜、日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等国家。从一个更宽广的视野来看中国的发展水平,邓小平有了新的感悟,他说:“最近我们的同志出去看了一下,越看越感到我们落后。什么叫现代化?五十年代一个样,六十年代不一样了,七十年代就更不一样了。”访日期间,看到那里的劳动生产率比我国高几十倍,他感慨地说:“我懂得什么是现代化了。”访美期间,在参观了福特汽车厂、约翰逊航天中心等大型现代化企业后,他“感到很有收获。”

中国与世界现代化先进水平之间的巨大差距,使邓小平感到:“我们头脑里开始想的同我们在摸索中遇到的实际情况有差距”,我们要在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雄心壮志是不现实的。

进入1979年,因“洋跃进”造成的国民经济比例关系严重失调的局面日益显现。改革开放刚刚起步,就面临着不得不进行经济调整的局面。在领导经济调整的过程中,邓小平开始重新思考在基础薄弱、财力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中国的四个现代化到本世纪末究竟要达到一个什么水平?

1979321,邓小平在会见英国客人时,第一次提出了“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的全新概念。他说:“我们定的目标是在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的概念与西方不同,我姑且用个新说法,叫做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现在我们的技术水平还是你们五十年代的水平。如果本世纪末能达到你们七十年代的水平,那就很了不起。”2天后,他在政治局会议上又把他刚刚提出的“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表述为“中国式的现代化”。他说:“我同外国人谈话,用了一个新名词:中国式的现代化。到本世纪末,我们大概只能达到发达国家七十年代的水平,人均收入不可能很高。”330,他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讲话中提出:“中国式的现代化,必须从中国的特点出发。”并指出:“底子薄”和“人口多,耕地少”是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和中国现代化建设“必须看到”和“必须考虑”的“两个重要特点”。

“中国式的现代化”是什么样的现代化?

1979728,邓小平第一次为“中国式的现代化”定出了标准。他说:“搞现代化就是要加快步伐,搞富的社会主义,不是搞穷的社会主义。”“当然我们不是象西方那样。如果我们平均每人收入达到1000美元,就很不错,可以吃得好,穿得好,用得好。”2个多月后,在104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他参照国际上通用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对这个标准做了详细的论证和说明。他说:“中国式的现代化,就是把标准放低一点。特别是国民生产总值,按人口平均来说不会很高。”“前一时期我讲了一个意见,等到人均达到一千美元的时候,我们的日子可能就比较好过了。”“现在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大概不到三百美元,要提高两三倍不容易。”

1979126,邓小平会见了来访的日本首相大平正芳。在这次历史性的会晤中,大平正芳一连向邓小平提出了两个他本人十分关注、日本国内议论较多的问题:“中国根据自己独自的立场提出了宏伟的现代化规划,要把中国建设成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将来会是什么样?整个现代化的蓝图是如何构思的?”对于大平正芳提出的问题,邓小平事先没有料到,但这也正是这段时期他思考最多的问题。他“想了一下”,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我们要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现代化的概念,而是‘小康之家’。到本世纪未,中国的四个现代化即使达到了某种目标,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水平也还是很低的。要达到第三世界中比较富裕一点的国家的水平,比如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一千美元,也还得付出很大的努力。就算达到那样的水平,同西方来比,也还是落后的。所以,我只能说,中国到那时也还是一个小康的状态。”

后来,邓小平曾多次谈到他在大平先生的“启发下”提出小康目标的来龙去脉。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个回答当然不准确,但也不是随意说的。”

提出“小康”,对中国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小康”是“四个现代化的最低目标”,“就是还不富裕,但日子好过”。“社会存在的问题能比较顺利地解决。”邓小平说:“目标放低一点好,可以超过它。”“目标定低一点是为了防止产生急躁情绪,避免又回到‘左’的错误上去。”

小康社会的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邓小平说:“中国这样的底子,人口这样多,耕地这样少,劳动生产率、财政收支、外贸进出口都不可能一下子大幅度提高,国民收入的增长速度不可能很快。”所以“我们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

“小康之家”的中国式的现代化,“不是西方的现代化”,“不能同西方比。”邓小平说:如果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真正达到每人平均1000美元,那我们的日子比他们2000美元还要好过。“因为我们这里没有剥削阶级,没有剥削制度,国民总收入完全用之于整个社会,相当大一部分直接分配给人民。他们那里贫富悬殊很大,大多数财富是在资本家手上。”

“小康之家”的“中国式的现代化”,是邓小平对过去设想的要在20世纪末“走在世界前列”,赶上或超过世界先进水平这样一个“全面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战略目标所作的重大调整和修改。

在明确了“在本世纪末我们肯定不能达到日本、欧洲、美国和第三世界中有些发达国家的水平”之后,邓小平用“小康之家”这样一个中国历史上普通百姓所向往的吃穿不愁、日子好过的理想社会状态,来定位党在20世纪末所要实现的战略目标。同时,他又参照西方社会的标准,用世界上通用的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生产水平和生活水平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小康之家”这个笼统的、没有任何量化指标概念确定了人均1000美元的标准。第一次把我们党的战略目标同人民群众的生活密切地联系起来,从而使长期以来十分抽象的经济发展战略,变成了与每一个中国人利益攸关的具体的、明确的发展目标。这就使得小康目标既能为广大的中国百姓所熟知,又易于为世界各国所理解,还能根据世界经济发展水平进行调整,使之成为一个生动的、动态的、开放式的发展目标。

从“小康之家”到“翻两番”

“小康之家”是“四个现代化的最低目标”,是“目标定低”了的“中国式的现代化”,但要实现人均收入1000美元的目标并不容易。据估计,中国如果要达到平均每人每年收入约一千美元,大约每年需要8%10%的增长率。而当时在制定长期规划时,确定第六个五年计划(1981年到1985年)的年均增长率为4%5%

这个新构想是否可行,能否按时实现,邓小平心里并没有底。1980年六七月间,邓小平先后到陕西、四川、湖北、河南等地视察。722考察即将结束时,他在听取河南省委第一书记段君毅、第二书记胡立教关于河南省经济发展情况的汇报后对他们说:“对如何实现小康,我作了一些调查,让江苏、广东、山东、湖北、东北三省等省份,一个省一个省算账。我对这件事最感兴趣。八亿人口能够达到小康水平,这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你们河南地处中原,是中州,处于中等水平,也是个标准,要认真算算账。“‘中原标准’、‘中州标准’,有一定的代表性”。“河南能上去,其他一些省也应该能上去。”

经过实地调研、计算和研究各种条件,包括国际合作的条件,邓小平感到达到1000美元并不容易,因此,他在198010月首次把一千美元的目标调整为8001000美元。在1980年到19829月十二大召开前的两年间,他反复研究、论证这个指标。“经过这一时期的摸索”,他提出:“看来达到一千美元也不容易,比如说八百、九百,就算八百,也算是一个小康生活了。”如果“到本世纪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一千美元”,“国民生产总值就要超过一万二千亿美元,因为到那时我们人口至少有十二亿”,“我们争取人均达到一千美元,最低达到八百美元。”

怎样实现最低800美元这个目标?邓小平做了精心的设计和规划,他提出争取20年翻两番;10年翻一番,两个10年翻两番,“到本世纪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八百至一千美元,进入小康社会。”

19829月,党的十二大正式把邓小平提出的20世纪末实现小康目标的构想确定为今后20年中国经济建设总的奋斗目标,即:从1981年到本世纪末的20年,力争使全国工农业的年总产值翻两番,即由1980年的7100亿元增加到2000年的2.8万亿元左右。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达到小康水平。

需要说明的是,十二大报告中提出的到20世纪末“翻两番”,用的是“全国工农业的年总产值”,把2.8万亿元的总值换算为国民生产总值并按照不变价格以1980年人民币与美元的汇率计算,到20世纪末可以达到1万亿美元左右。按照人口年均增长千分之十二点五计算,20年后将达到12亿左右,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800美元。

十二大以后,党内党外,群情高涨,人们对未来的小康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憧憬。这时,邓小平思考最多、关注最多的是,小康目标究竟是否符合中国的实际,能不能按时实现。这年10月,他在同国家计委负责人宋平谈话时说:“到本世纪末,二十年的奋斗目标定了,工农业总产值翻两番。靠不靠得住?十二大说靠得住,相信是靠得住的。但究竟靠不靠得住,还要看今后的工作。”这年年底,中国经济三年调整的任务大体完成,为随后的经济体制改革和现代化建设打下了一个较好的基础。

为了验证小康目标的现实可行性,19832月,邓小平去了经济发展较快的江、浙地区。10多天的时间里,他在苏州和杭州反复询问和论证的主题是:到2000年,能不能实现翻两番?有没有信心?人均800美元,达到这样的水平,社会上是一个什么面貌?发展前景是什么样子?

他得到的是这样一组数字:1977年至19826年间,江苏全省工农业总产值翻了一番。照这样的增长速度,用不了20年时间,就有把握实现翻两番;从1978年到1982年底,苏州的工农业总产值从65.59亿元增加到104.88亿元,人均1300多元,按当时的比价人均已接近800美元。照这样的速度,苏州大约用15年时间,到1995年就能实现“翻两番”的目标。

当了解到苏州地区不但可以“翻两番”,而且还可以提前5年实现“翻两番”的目标后,邓小平问:人均800美元的目标实现后,社会上是一个什么面貌?江苏的负责人根据苏州的实践,从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等六个方面向他描述出了一幅未来小康社会的美好蓝图。

在杭州,邓小平了解到:到2000年,浙江将达到人均1300多美元,通过努力可以翻三番。听到这个情况,邓小平特别提出,到2000年,江苏、浙江应该多翻一点,拉一拉青海、甘肃、宁夏这些基础落后的省,以保证达到全国翻两番的目标。

苏杭之行使邓小平对“翻两番”、实现“小康”目标充满了信心。32,回到北京后不久,他即约请中央负责人谈话,描绘出了他在苏州了解到的达到小康目标时社会状况:“第一,人民的吃穿用问题解决了,基本生活有了保障;第二,住房问题解决了,人均达到二十平方米……第三,就业问题解决了,城镇基本上没有待业劳动者了;第四,人不再外流了,农村的人总想往大城市跑的情况已经改变;第五,中小学教育普及了,教育、文化、体育和其它公共福利事业有能力自己安排了;第六,人们的精神面貌变化了,犯罪行为大大减少。”

小康社会的这6条标准,既有经济、政治、文化、教育,还有就业、人的精神面貌等方面,较之“小康之家”,这是一个目标更具体、更清晰、更全面、更强调协调发展的社会目标。

从“翻两番”到“三步走”

20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这只是实现现代化的一个初步目标,是今后发展的一个新起点。

邓小平在验证了“小康”目标的可行性后,开始更多地关注“小康”目标实现后中国未来更长远的发展目标。他说,我们虽然活不到那个时候,但有责任提出那个时候的目标。

19801225,邓小平第一次对实现小康目标后的发展战略作了设想,他提出,经过20年的时间,我国现代化经济建设的发展达到小康水平后,还要“继续前进,逐步达到更高程度的现代化。”

19841月,邓小平到了深圳,当深圳市委的负责人介绍到深圳经济特区的工业产值1982年达到3.6亿元,1983年达到7.2亿元时,邓小平脱口而出:“那就是一年翻一番?”显然,他对这个递增的速度非常关注。在深圳河畔渔民村,老支书吴伯森告诉他,这个村1983年人均年收入2800多元,户户是万元户。当有人问他:像渔民村这样的生产和生活水平,全国人民做到要多少年时,邓小平想了想回答说:大约需要100年,至少也要70年,就是到20世纪末,然后再加50年。

深圳之行,引发了邓小平对小康目标实现后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目标的关注和思考。回京不久,他在418明确提出: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到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第二个目标就是要在30年至50年内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从而把规划我国经济发展目标的时限由20世纪末延伸到21世纪中叶,目标定在“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这一年,仅这个问题,他就谈了十多次。

1984年,是我国进入新时期后经济发展最好的时期。这一年,我国工农业总产值年增长14.2%。按照比“六五”计划确定的1981年到1985年年均增长4%5%的目标高出了近10个百分点。这一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我国进入了全面改革的新的发展阶段。

全面改革加速了经济的发展。到198510月,面对经济发展的大好形势,邓小平十分乐观地预见,20世纪末人均国民生产总值800美元的“目标肯定能实现,还会超过一点。”因此,到19866月,他对人均指标又作了一个调整,把人均800美元改为800美元至1000美元。此后,他一直沿用8001000美元或1000美元的说法。

这段时间,邓小平在表述经济发展战略时还有一个提法上的变化,即他在1987218,对21世纪中叶的发展目标作了一个调整,把之前提出的“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改为“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19874月,他明确提出:“到本世纪末,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将近达到八百至一千美元,看来一千美元是有希望的。”“那时人口是十二亿至十二亿五千万,国民生产总值就是一万至一万二千亿美元了。”“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基础,再过五十年,再翻两番,达到人均四千美元的水平”,“那时,十五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就是六万亿美元,这是以一九八○年美元与人民币的比价计算的,这个数字肯定是居世界前列的。”从而确定了20世纪中叶达到“人均4000美元”和“国民生产总值6万亿美元”的量化目标,并在时间上和发达程度上正式确定为“50年”和“中等发达”。

1987430,邓小平在同西班牙政府副首相格拉的会谈中,第一次完整地描绘了“三步走”经济发展战略。他说:“我们原定的目标是,第一步在八十年代翻一番。以一九八○年为基数,当时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只有二百五十美元,翻一番,达到五百美元。第二步是到本世纪末,再翻一番,人均达到一千美元。实现这个目标意味着我们进入小康社会,把贫困的中国变成小康的中国。那时国民生产总值超过一万亿美元,虽然人均数还很底,但是国家的力量有很大增加。我们制定的目标更重要的还是第三步,在下世纪用三十年到五十年再翻两番,大体上达到人均四千美元。做到这一步,中国就达到中等发达的水平。这是我们的雄心壮志。”

198710月,在党的十三大上,邓小平提出的这个分三步实现现代化的经济发展战略,得到了全党的确认。

十三大以后,在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推动下,我国经济得到高速增长,除1986年增长8.5%以外,其余年份的增长速度都在10%以上。到1988年,提前实现了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的目标。“三步走”的第一步发展战略提前实现。到1990年,我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按不变价格计算比1980年增长了1.36倍,平均每年增长9%,大大高于世界经济的平均发展速度。我国人民生活水平实现了由贫困到温饱的历史性跨越。

19913月,七届人大四次会议通过的《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对小康生活了作出新的表述,即:“我们所说的小康生活,是适应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体现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人民生活的提高,既包括物质生活的改善;也包括精神生活的充实;既包括居民个人消费水平提高,也包括社会福利和劳动环境的改善。”比起邓小平1983年提出的小康社会的6条标准,这时的小康生活水平,不仅是衡量人民生活水平、经济发展水平的标准,还是衡量社会全面进步的标准。

从“小康”到“全面小康”

进入90年代,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是再用10年的时间,实现从温饱到小康的跨越,这是一个更为重要、更为关键的发展阶段。达到小康水平,将为国家的长治久安打下新的基础,为更加有力地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创造新的起点。

199210月,党的十四大提出,要在90年代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全国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的第二步发展目标;到建党100周年的时候,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到下世纪中叶建国100周年的时候,达到第三步发展目标,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1993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确定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为我国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1995年,原定2000年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两番”目标提前完成;1997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实现翻两番的目标提前完成,“总量”和“人均”都提前实现了第二步战略目标,由此也实现了由温饱到总体小康的历史性跨越。

提前完成第一步战略目标,顺利实现第二步的战略目标,这是邓小平19874月提出“三步走”发展战略时就已经预料到的。他说:“第一步的原定目标可以提前在今年或者明年完成。这并不意味着第二步就很容易。看起来,第二步的目标也能完成。”

在完成了前两步战略目标,达到总体小康以后,第三步应该怎么走?邓小平并没有设计出具体的步骤,但他告诫后人,“第三步比前两步要困难得多”,“现在还吹不起这个牛。我们还需要五六十年的艰苦努力”,“相信我们现在的娃娃会完成这个任务”。

在达到总体小康后,第三步的战略目标如何部署?19979月,江泽民在党的在十五大报告中首次提出21世纪初开始“进入和建设小康社会”,并对第三步战略目标作出了具体部署,即:“第一个十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二○○○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宽裕,形成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经过十年的努力,到建党一百年时,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到二十一世纪中叶建国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

200011月,国家统计局发布《中国小康进程综合分析》报告:全国74.84%人口达到小康水平,12.82%接近小康水平,12.34%离小康还有较大差距。分析报告所依据的小康标准,包括经济水平、物质生活、人口素质、精神生活、生活环境5个方面,16项指标。

200211月,江泽民在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在21世纪的头20年,集中力量,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明确了21世纪中国实现现代化三步走的发展战略:到2010年,使经济总量、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再上一个大台阶,为后10年大发展打好基础;到2020年,力争使国民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两翻,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2050年左右,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后来,江泽民提出的这个21世纪前50年的发展构想,被称为“小三步走”或“新三步走”,是对邓小平提出的“三步走”发展战略的新发展。

十六大提出并确立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全面发展的目标。十六大以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主旋律。2003年,经济发达的江苏省率先制定了省一级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指标体系,包括经济发展、人民生活、社会发展、生态环境4大类、18项、25个指标。核心指标是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3000美元以上,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000美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000美元,目标是在2010年全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2005年,包括苏州、无锡、昆山、张家港、常熟在内的苏南地区,提前5年基本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目前正在朝着2020年全省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迈进。

人民群众鲜活的实践推动着党的理论创新。200710月,党的十七大适应国内外形势的新变化、顺应各族人民过上更好生活的新期待,在十六大确立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基础上,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以及生态建设等方面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新要求,这些新要求,既与十六大确定的到2020年奋斗目标具有连续性,又根据新的情况进一步丰富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内涵,更加突出富民为本和以人为本的理念,使党的奋斗目标更加明确、行动方向更加具体、发展蓝图更加清晰。

1979年邓小平提出“小康”至今,我们已经走过整整30年不懈奋斗的历程。30年间,我们完成了从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经历了从“建成低水平的,不全面的,发展很不平衡”的小康到建设“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进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道路上留下了坚实的足迹。目前,距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还有11年,距2050年左右基本实现现代化还有40年的时间,还需要继续努力奋斗。“只要我们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一定能够胜利实现这一宏伟蓝图和奋斗目标”。

(原载新中国60年研究文集三)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文章: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