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史实考证与辨析
“中共中央进北平”若干历史细节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6-11-24 来源:
    

 

“中共中央进北平”若干历史细节

编辑同志:

您好!国庆节期间,我在家观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国家记忆”《新中国1949》系列节目。其中第二集为《中共中央进北平》,但受节目容量所限,没有能够展现当年“进京”的细节,如中共中央如何确定离开西柏坡的日期?出发当日的行程安排如何?进京路上有哪些有意义的事情?能否请专家来讲解下这些具体细节。谢谢!

朝阳读者 季子

本刊特邀请中共河北省委党校西柏坡研究中心李芬副教授作答

中共中央何时决定323日离开西柏坡?

《中共中央进北平》中有这样一段解说:“1949313日七届二中全会胜利闭幕,中共中央进驻北平的时间定在了十天后的323日。”似乎323日离开西柏坡,是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确定的。

其实,关于中共中央机关“大搬迁”这件事,早在1948年与1949年之交就有所议论,但究竟什么时候动身,具体日子一直没有定下来。

在北平即将和平解放之时,中央即开始考虑向北平转移的问题。从毛泽东的意见来看,在西柏坡再多留两个月,国共谈判也可安排在西柏坡进行。李克农也先后三次向中央建议,慢些去,因为北平的房子、治安均成问题。但周恩来、任弼时主张“以快去为好”,因为反正迟早要去的,而当时的工作要求,已非偏居于西柏坡所能解决;同时,与国民党在北平举行和谈,也“可以增加政治威望”。

根据具体负责这次大搬迁的杨尚昆在日记中所记,早在1949127日,中央曾拟于3月中旬赴平;至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已对“行动计划、运输力量之组织,物资处理及人员处理,均有决定”;310日,周恩来通知办公厅,七届二中全会后中央即“将移动,但尚无具体规定”;314日,书记处初步决定3月底去平;而到了315日夜的书记处会议,又传来消息说“主席有意思迟走”,“有意在此再留两个月”;再经商讨,317日夜,书记处会议才最终决定23日起动身赴北平。

为何定于23日,笔者并没有看到相关说明材料。不过,单从准备上来说,5天的时间也是差不多的。当时,在西柏坡的工作人员至少在五千人以上,此外,还有大量办公设备、文书档案、后勤器材等,要用近百辆卡车来运输。31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即致电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总部调卡车100辆,吉普20辆。这些车齐聚西柏坡,再装车整理,四五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中央原定大队人马一起进京。19日下午,中央办公厅召开各部门负责行政的同志开会,宣布中央迁移,并由杨尚昆根据中央系统组织,说明先随书记处应走之单位,征求大家意见。周恩来到会作了说明,并强调中央迁平是去工作,是去克服困难,不是去享受,去安乐,并规定在迁移之前分头传达二中全会的决议。然而,因各种原因,直到22日深夜二时,除20辆中小吉普已到达外,大卡车只到了一部。故此,杨尚昆在向周恩来汇报后,决定临时改变计划,先用中小吉普将书记处送走,其余第一批走的人员,待大车到后再说。

323日何时离开西柏坡?

一般都认为,毛泽东率中央机关于1949323日上午11时离开西柏坡。“国家记忆”《新中国1949》节目沿用了这一说法。然而,据323日当天先于毛泽东等离开西柏坡的杨尚昆在日记中所记,等他收拾好行李,“已经十二时了。小妞(注:杨尚昆小女儿,此日发烧)不能走,只带小二(注:杨尚昆次子)同行。书记处一行已分批出发,毛周尚未起床。”(《杨尚昆日记》摘登二,《党的文献》2001年第1期)由此推断,毛泽东等不应为上午11时离开西柏坡。

此外,据时任中央机要科工作人员的梁守谦撰文指出:“汽车启动了,毛主席就要离开住了十个月的西柏坡了。时间是1949323日下午十四点三十分左右。当时我想一定要把这个时刻记住,将来有人问:‘毛主席是什么时间离开西柏坡的?’我能很快地回答他。”(《跟随主席从西柏坡到北平》,《西柏坡记忆》第2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281页。)两相佐证,毛泽东离开西柏坡的时间,可判定为下午1430分左右。

这天下午,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分乘11辆小汽车、10辆大卡车出发了,一路北上。第一辆是带路的前导车,第二辆是中吉普,司机是周西林,毛泽东乘坐在这辆车上。第三辆中吉普是警卫车。第四辆是一辆小卧车,坐着刘少奇一家。第五辆是江青和李讷坐的中吉普。第六辆是周恩来和邓颖超乘坐的,也是一辆中吉普。往后几辆车坐的分别是朱德一家、任弼时一家、陆定一一家和胡乔木一家。最后一辆是小吉普车,负责断后压阵。中央警卫团的手枪连和一个步兵排分别坐在大卡车上担任沿途护卫任务。

毛泽东在什么场合下提出“我们可不要当李自成”?

23日,中央机关和毛泽东等领导人从西柏坡乘汽车出发,于当日傍晚17时左右到达河北唐县淑闾(现改名“淑吕”)村。淑吕村在抗日战争时期就是八路军的一个兵站,村民政治觉悟高,群众条件很好。毛泽东当年留宿在村民李登魁家。

据毛泽东的警卫员李银桥回忆,这一晚,毛泽东前半夜同村干部进行座谈,了解村中的土改情况;后半夜又赶写到保定后需要发出的文件。324日清晨,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人告别淑吕,继续北行。

324日上午11时许,到达保定市。车队开进冀中区党委大院,区党委书记林铁、军区司令员孙毅带领机关人员列队欢迎中央领导人的到来。随后,由林铁、孙毅陪同中央首长共进午餐。简单的餐桌上摆的是保定的甜面酱、白洋淀的鱼虾、满城的驴肉、清苑县的老白干等当地特产。据孙毅将军回忆,席间,毛泽东再次提到李自成:“李自成是农民领袖,揭竿领兵,前仆后继,好不容易取得了胜利,一骄傲就失败了,连他自己的性命都没有保住,我们可不要当李自成呀!”饭后,毛泽东等走进区党委会议室,听取区党委领导同志的工作汇报。汇报一直持续到下午3点。汇报结束时,街道上已经站满了得到消息的群众,“赶考”车队在群众的欢呼声中缓缓驶出了保定城。

为何从涿县而不是从石家庄或保定直接坐火车进京?

当毛泽东一行到达涿县县城时,已是掌灯时分。当晚,毛泽东一行宿住涿县,地点在城内粉子胡同的第四十二军军部。

《新中国1949》节目中指出:在涿县由于有消息称“特务可能要在从涿县到北平的途中进行破坏”,为了保证安全,时任北平市长的叶剑英以及中央社会部李克农等建议中央到涿县后改乘火车进北平。其实,这个建议是早在中央离开西柏坡前的321日,出于保证安全和休息的考虑,叶剑英等就已向中央提出的。322日叶剑英等就涿县到北平的铁路布置再次致电中央。当日19时,周恩来在复电中指出:“我们预定24日晚宿涿州,请派一负责干部到涿州等候我们,由涿州到平的专车可做准备,究竟坐汽车或乘火车,等我们到涿州后再做决定,请你们仍做两种情况的准备。”24日晚,叶剑英等赶到涿县,商议此事,最终决定乘火车进北平。

由于到达北平的当天下午要阅兵并与民主人士见面,而在此之前,要保证中央领导的休息,因此,周恩来与叶剑英商讨后决定25日凌晨即出发。

325日凌晨2点半,“赶考”车队离开涿县,乘火车进京。为保证安全,火车编为3个列车:第一列车挂8个客车,载警卫部队和少数干部以及警卫人员为压道车,到西直门站下车,然后用卡车将他们直送香山;第二列车挂8个卧车和一辆餐车,直开清华园车站(车站小,宜于警戒);第三列车挂5个客车,3个行李车,开前门车站。

清晨6时许,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在清华园站下火车后,乘汽车到颐和园益寿堂休息。当日下午16时到达西苑机场接见民主人士,17时至17时三刻西苑机场阅兵。当晚,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在颐和园宴请民主人士后乘车入驻香山双清别墅。由此,中国共产党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大“考场”,开始全国执政的大“考试”!

(来源:《北京日报》20161111日)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文章: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