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刘少奇研究
刘少奇党性修养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5-11-09 来源:
    

刘少奇党性修养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丁俊萍 胡永干

 

  党性是一个政党固有的内在特性,是党的阶级性最高而集中的体现。党性以阶级性为基础,是阶级性的升华。不同阶级的政党有不同的党性。无产阶级政党的党性,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性最高而集中的表现。中国共产党的党性,就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固有的内在特性,其内容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铁的纪律以及长期以来形成的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等优良传统和作风等。

  共产党员的党性修养就是共产党员在政治、思想、道德品质、能力等方面,按照党性原则进行自我教育、自我锻炼、自我改造、自我完善,使党性不断升华的过程,是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克服非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过程,是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并用以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过程,是不断提高思想政治觉悟、坚定理想信念、磨练意志品质、发扬优良作风的过程。

  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一直重视党员的党性修养,特别是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刘少奇、陈云、邓小平等就共产党员党性修养问题,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思想。而刘少奇在1939年所发表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更是从党性的高度,明确提出了共产党员修养的任务,并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系统地阐明了共产党员加强修养的目的、方法和基本要求等一系列党性修养的基本问题,对党的建设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时至今日,共产党员的党性修养问题,仍是中国共产党和全体党员需要认真思考和面对的重大问题。新的时代条件下,共产党员的党性修养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然而,党性的基本原则是没有改变的。刘少奇提出的共产党员修养的一系列思想仍具有现代价值及意义。

  一、刘少奇党性修养思想的主要内容

  考察刘少奇的党性修养思想,可以发现,刘少奇从党性的内涵、党性修养的必要性,内容、目的、方法等一系列方面,系统阐明了共产党员的党性修养问题,构成了比较完整的思想体系。刘少奇的党性修养思想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揭示了党性的内涵,认为共产党员的党性,就是无产者阶级性最高而集中的表现,就是无产者本质的最高表现

  刘少奇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揭示了党性的内涵和特质,指出:“一个共产党员,在任何时候、任何问题上,都应该首先想到党的整体利益,都要把党的利益摆在前面,把个人问题、个人利益摆在服从的地位。党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是我们党员思想和行动的最高原则。根据这个原则,在每个党员的思想和行动中,都要使自己的个人利益和党的利益完全一致。在个人利益和党的利益不一致的时候,能够毫不踌躇、毫不勉强地服从党的利益,牺牲个人利益。为了党的、无产阶级的、民族解放和人类解放的事业,能够毫不犹豫地牺牲个人利益,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党性’或‘党的观念’、‘组织观念’的一种表现。这就是共产主义道德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政党原则性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意识纯洁的最高表现。”①后来,刘少奇在1946年所写的《人的阶级性》一文中,又对党性的内涵和特质作出集中概括,指出:“共产党员的党性,就是无产者阶级性最高而集中的表现,就是无产者本质的最高表现”②。从而形成了刘少奇关于党性内涵的基本思想。

  刘少奇关于党性内涵的思想告诉我们,共产党的党性既具有阶级性的特点,又具有先进性、纯洁性的要求,是党的阶级性和先进性、纯洁性的统一。党性的阶级性,是构成一个政党不同于其他政党的质的规定性,它决定了一个政党和党员的指导思想、立场信念、宗旨目标、价值信仰等一系列本质恒定的方面,是不可动摇和改变的。如果一个政党、一个党员在党性原则上出现了动摇和改变,那就意味着其立场的动摇和改变,也就是意味着对党组织地放弃或背叛。党性的先进性、纯洁性的要求是:“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不应该只是做一个起码的够格的党员,而应该按照党章的规定力求进步,不断提高自己的觉悟程度”③。“共产党要把无产阶级各种伟大的进步的特性发展到最高度。”④它是对党员更高的要求。党性的阶级性和先进性、纯洁性是统一的,先进性、纯洁性根源于阶级性,阶级性表现为先进性、纯洁性,并由先进性、纯洁性来保障。一个共产党员,首先要忠于自己的阶级,忠于自身肩负的使命和从事的事业,站稳无产阶级的立场,坚持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是党性阶级性的要求。同时,又要不断追求党性的最高表现,始终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要时刻准备着为自己的阶级、自己的阶级使命和事业奉献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这是党性先进性的要求。二者统一于共产党党性修养的实践。与阶级性的不可动摇相比,党性的先进性则是具体的、历史的,在不同的历史和时代条件下,有其特定内涵,特定的表现形式和特定的评判标准。因此,对共产党员的党性要求,在不同的时代也是不同的,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发展的。刘少奇党性内涵思想所体现的与时俱进的特点,成为新的时代条件下开展党性修养的合理性来源。

  ()论述了党性修养的必要性,认为党性修养是社会发展规律、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和党的性质的必然要求

  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刘少奇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之间辩证关系的基本原理,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高度,提出人类自我改造的任务。他说:“人类在和自然界的不断斗争中,不断地改造自然界,同时也不断地改造着人类自己,改造着人们彼此间的关系。人们的本身,人们的社会关系、社会组织形式以及人们的思想意识等,都是在社会的人们和自然界的长年斗争中不断地改造和进步的。”⑤及至阶级社会,“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社会意识。阶级社会中不同阶级的人们的思想意识,反映着不同阶级的地位和利益。在这些不同地位、不同利益、不同思想意识的阶级之间,进行着不断的阶级斗争。”因此,“人们不但在和自然界的斗争中,而且在社会阶级的斗争中,改造自然界,改造社会,同时也改造着人们自己。”这是“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要求”⑥。

  在指出人类自我改造是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要求的基础上,刘少奇论述了共产党员修养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他指出:“我们共产党员,是近代历史上最先进的革命者,是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现代担当者和推动者。共产党员是在不断同反革命的斗争中去改造社会,改造世界,同时改造自己的。”⑦然而由于共产党员“是从旧社会中生长教养出来的,他总带有旧社会中各种思想意识的残余”,不经过革命实践的锻炼和修养还不能深刻地认识敌人,认识自己,认识社会发展和革命斗争的规律性。同时,由于每一人共产党员“由于原来的社会出身不同,所受的社会影响不同,因而就有不同的品质。他们对待革命实践各有不同的态度、立场和认识。”⑧因此共产党员要结合革命实践,发挥主观能动性,加紧学习和修养,提高自己的觉悟,培养革命的品质,改善革命的方法。这样才能担负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改造世界的“大任”。

  在刘少奇看来,共产党员的学习和修养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而是一个长期修炼和提升的过程。“只要社会中还有这些恶浊东西,社会中还存在着阶级,存在着剥削阶级的影响,那末,在共产党内也就难免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恶浊的东西。正是因为社会上和党内还存在这些恶浊的东西,共产党就有改造社会的任务,党员就有改造自己的必要,就有修养和锻炼的必要。”⑨

  刘少奇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从理论高度深刻剖析了党性修养与社会发展规律、党的性质和历史使命的关系,阐明了共产党员党性修养的理论基础。

  ()指明了党性修养的原则和目的,认为“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是党员思想和行动的最高原则”,党性修养的“唯一目的是为了人民,为了革命的实践”

  刘少奇指出:“一个共产党员,在任何情况下,能够不能够把自己个人的利益绝对地无条件地服从党的利益,是考验这个党员是否忠于党、忠于革命和共产主义事业的标准。”⑩共产党人除了全人类的利益之外,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人民的利益就是党的利益。共产党员坚持党的利益高于一切就是在价值取向上坚持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也就是说,共产党员“要在革命的实践中修养和锻炼,而这种修养和锻炼的唯一目的又是为了人民,为了革命的实践。”(11)共产党员不断地自我修炼、自我提高,不断增强自身的素养和本领,绝不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夸耀于人,使自己成为有名的人物,而只能是为了党、为了人民、为了革命的胜利。这是党员修养的最高准则,也是党员修养唯一目的含义所在。

  党性修养的这一原则和标准,要求“我们的党员,不应该有离开党的利益而独立的个人目的。党员个人的目的只能是和党的利益相一致的。”(12)共产党员的全部活动,都应该是为着党和人民的利益的,而不是为了党员自己的名誉和地位。共产党员要自觉的将个人利益与党的利益保持一致,把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而奉献和奋斗,作为自己最大的价值。当个人利益与党和人民的利益不相一致的时候,要毫不犹豫地牺牲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

  刘少奇关于党性修养的原则与目的的论述,从共产党人的价值归属上,指明了党员修养的原则和目的,体现了共产党人的本质、立场和宗旨,是指导共产党员党性修养的基本原则,是共产党员党性修养的目的与归宿,对共产党员的修养具有恒久价值和意义。

  ()阐述了党性修养的内容和实质,认为党性修养是以无产阶级思想意识修养为核心的多方面的修养,是用无产阶级意识克服非无产阶级意识,共产主义世界观克服非共产主义世界观的过程

  刘少奇从当时中国革命和党员队伍的实际出发,提出共产党员要从多个方面开展自我修养。他指出:“我们要做马克思列宁主义创始人的最忠实、最好的学生,就需要在无产阶级和一切群众的长期而伟大的革命斗争中进行各方面的修养,要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修养,要有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去研究和处理各种问题的修养;要有无产阶级的革命战略、战术的修养;要有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和道德品质的修养;要有坚持党内团结、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遵守纪律的修养;要有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的修养;要有善于联系群众的修养,以及各种科学知识的修养。”(13)刘少奇所提出的这些方面的修养,事实上包括了共产党人的理论修养、政治修养、能力修养、思想道德修养、作风修养和知识修养等多个方面的内容。这其中,无产阶级意识的修养是其核心内容。因为“人的言论行动,都是有人的思想意识来作指导的,而人的思想意识又常常和他的世界观分不开的。”(14)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刘少奇也主要是围绕共产党员的思想意识和世界观的修养来论述共产党员的修养的。

  刘少奇对共产党员思想意识上修养的内涵作了揭示。他说,“我们在思想意识上的修养,是一回什么事呢?我认为这在基本上就是每个党员用无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去同自己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意识进行斗争;用共产主义的世界观去同自己的各种非共产主义的世界观进行斗争;用无产阶级的、人民的、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去同自己的个人主义思想进行斗争。”(15)而且这种斗争的结果“应该是无产阶级意识克服以至肃清其他各种非无产阶级意识,是共产主义的世界观克服以至肃清其他各种非共主义的世界观,是党的、革命的、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一般利益和目的的思想,克服以至肃清个人主义的思想。”(16)这实际上指明了共产党员修养的实质。并且强调,共产党员只有用无产阶级意识战胜各种非无产阶级意识,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才能真正理解并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分析和处理问题,才能坚定无产阶级的立场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才能自觉地学习和掌握为本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本领,才能在实践中逐渐形成共产主义的道德,做到党的利益高于一切,也才能正确地认识自我,勇敢地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水平和境界。

  刘少奇对于党性修养内容和实质的阐述,既体现了当时时代的特点,又揭示了党性修养的一般规律。虽然他所提出的共产党员修养的具体内容,由于主要针对当时的革命实际,有些方面已不完全适用于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但是其中包含的党性修养应当具有全面性,党性修养的实质与核心应是无产阶级意识和世界观的修养等论述,对新的时代条件下开展党性修养仍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总结了党性修养的经验,指出党性修养的主要方法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践相结合,将实践锻炼与理论学习结合起来;同时,要发挥主观能动性,进行自我修养,勇于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做到“慎独”

  刘少奇将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践相结合,视为共产党员党性修养的方法,指出“这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修养方法,和其他唯心主义的脱离人民群众的革命实践的修养方法,是完全不同的”(17)。刘少奇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修养方法对共产党员党性修养的具体要求,概括起来有三个方面:一是要加强理论学习,虚心地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创始人的高贵品质,并且运用到自己的实践中去,运用到自己的生活、行动和工作中去,不断地改正、清洗自己思想意识中的一切与此相反的东西,增强自己的共产主义意识和品质。二是要虚心地倾听同志们和群众的意见和批评,仔细地研究生活中、工作中的实际问题,细心地总结工作中的经验教训,并且根据这些去检验自己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了解是否正确,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是否正确,去检查自己的缺点错误而加以纠正,去改进自己的工作。三是要根据新的经验,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有哪些个别结论,在哪些个别方面,需要加以充实、丰富和发展。“总之,我们要使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具体的革命实践相结合”,“这应该是我们共产党员修养的方法。”(18)刘少奇强调,我们要遵照毛泽东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的方法,去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学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应用于中国的具体环境,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党性修养方法,反对理论和实际相脱离的唯心主义方法。

  刘少奇在强调党员应在实践中加强锻炼和修养的同时,也强调党员发挥主观能动性,加紧学习和修养,进行自我教育、自我修养和自我改造。他指出:“革命者要改造和提高自己,必须参加革命的实践,绝不能离开革命的实践;同时,也离不开自己在实践中的主观努力,离不开在实践中的自我修养和学习。如果没有这后一方面,革命者要求得自己的进步,仍然是不可能的。”(19)因为“革命者在革命斗争中的主观努力和修养,对于改造和提高革命者自己,是完全必需的,决不可少的。”(20)

  刘少奇使用了“慎独”这一儒家的修身术语,来比喻党员自我修养的自觉和境界,“即使在他个人独立工作、无人监督、有做各种坏事的可能的时候,他能够‘慎独’”(21)。意指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共产党员也应能以高度的自觉,保持党性得纯洁。慎独是一种高度自觉的修养状态,也是一个渐进的修养过程。批评与自我批评是通往慎独第一步。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外在监督与内在自觉的统一。一个党性坚强,心地无私的共产党员,一定是坦荡磊落的,“他不畏惧别人的批评,同时他也能勇敢地诚恳地批评别人。”(22)并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逐渐把外在监督转化为内在自觉,从而达到慎独的境界。

  上述表明,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文,以加强共产党员无产阶级意识修养为核心,从党性的高度,明确提出了共产党员修养的任务,系统阐明了党性的内涵、党性修养的必要性、党性修养的内容与实质、原则与目的、途径与方法等一系列问题。尽管这一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革命时期实施党的建设伟大工程中提出来并加以阐释的,但由于这一思想既阐述了党性修养的一般理论,也提出了解决党性修养问题的基本方法,揭示了党性修养的一般规律,不仅对当时共产党员的修养起了巨大的指导作用,也对今天长期执政条件下党的建设和党性修养具有现实意义。

  二、刘少奇党性修养思想的当代价值

  刘少奇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指出:“我们的党员,不但要在艰苦的、困难的以至失败的革命实践中来锻炼自己,加紧自己的修养,而且要在顺利的,成功的、胜利的革命实践中来锻炼自己,加紧自己的修养。”(23)共产党员的修养既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而是一个随着时代发展和实践深入不断进行自我修炼和提高的过程。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取得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重大胜利并正在进行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党面临的环境和条件与革命时期相比,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新形势下,如何增强共产党员的党性,如何开展党性修养仍是中国共产党必须面对和思考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党的十八大提出:“抓好党性教育这个核心……弘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教育引导党员、干部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坚定政治立场,明辨大是大非。抓好道德建设这个基础,教育引导党员、干部模范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做社会主义道德的示范者、诚信风尚的引领者、公平正义的维护者,以实际行动彰显共产党人的人格力量。”(24)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强调:“思想教育要突出重点,加强党性和道德教育,引导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25)这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新的时代条件下党性修养的重视。不可否认,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变迁,共产党员的党性和党性修养必然会被赋予新的内涵,但党性的实质和党性修养的一般规律是没有改变的。因此,刘少奇关于党性修养的基本思想仍有其现代价值和意义。

  ()刘少奇关于党性内涵和党性修养必要性的论述,为中国共产党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发掘党性修养的新内涵、认识党性修养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加强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党性修养提供了思想启迪

  1.新的时代条件下的党性修养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然要求。刘少奇指出:“共产党员是要担负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改造世界的‘大任’的,所以更必须注意在革命斗争中的锻炼和修养”(26),而且“革命实践的锻炼和修养,……在取得政权以后更为重要。”(27)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是为了实现共产党肩负的“大任”而接续奋斗的历史过程。这个“大任”一天没有实现,共产党人的修养就一天不会停止。这个“大任”长远来看就是要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在当前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实现中国梦的使命是光荣的,任务是艰巨的。过去,为了实现这一梦想,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各族人民付出了巨大而艰辛努力,经受住无数艰难困苦和考验,“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不可逆转地结束了近代以来中国内忧外患、积贫积弱的悲惨命运,不可逆转地开启了中华民族不断发展壮大、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进军”(28)党成立以来的困难辉煌历程,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坚强的党性。时至今日,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站在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关口,然而“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在即将成功的时刻,各种困难越多,各种内外风险和考验越大。这种情况下,党要带领全国人民实现民族复兴,就要时刻警醒自己,不犯颠覆性错误;广大党员干部就要在党言党、忧党兴党,不断加紧自我修养,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立场,保持艰苦奋斗的精神,防止腐化堕落。也就是说,民族复兴的伟大使命,决定了中国共产党和党员对自己的要求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共产党员对自己的修养不是放松了,而是加强了。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错误,保障胜利,完成“大任”。正如刘少奇指出的那样,“我们的党员……特别注意在革命胜利和成功的时候,在群众对自己的信仰和拥护不断提高的时候,更要提高警惕,更要加紧自己的无产阶级意识的修养,始终保持自己纯洁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品质,而不蹈历代革命者在成功时的覆辙。”(29)

  2.新的时代条件下的党性修养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巨大变革,深刻改变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环境,对中国共产党的党性修养提出了高要求,也使领导干部党性的巩固与发展经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一方面中国共产党由一个领导全国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变为一个领导全国人民开展国家建设的党,一个在封闭和计划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变为一个在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执政环境的变化,赋予了党性新的内涵,共产党员能否经受住执政的考验,改革开放的考验,市场经济的考验,外部环境的考验,成为党性修养的题中之义。另一方面,党内也存在着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部分共产党员尤其是党员干部党性缺失,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淡化,群众观念淡漠;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糜之风严重;作风不实、不正,党纪观念淡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盛行等情况客观存在。面对各种风险和考验,中国共产党人必须不断加强自身修养,始终保持共产党人应有的政治本色,进而不断增强党的执政能力,保持党的先进性、纯洁性。

  如今,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阶段,困难和风险更大,阻力和诱惑更多,中国共产党和每一个共产党员,尤其是党员干部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伟大实践中,能否以非凡的勇气和智慧,攻坚克难,凝聚共识,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继续推向前进;能否适应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要求,提升自己治国理政的本领;能否顺应依法治国的新形势,按照法治要求完善和改进自己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能否仍然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宗旨,继续保持和发扬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不变质、不变色,始终走在时代的前列,顺利完成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无疑是一个新的巨大的考验,也是共产党员党性修养的新课题。它需要广大党员干部党性修养实践和实效来回答和解决。党性修养也因此变得更为必要和迫切。

  3.新的时代条件下的党性修养是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必然要求。先进性和纯洁性是党的建设的主线,也是中国共产党的本质要求。在刘少奇关于共产党党性的论述中,内含了对共产党员先进性和纯洁性的要求。共产党员不能仅仅追求成为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而要追求更高的水平和境界。共产党员的修养,事实上就是不断地追求更高水平和境界的过程。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党性越坚强,越能体现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和纯洁性。越是追求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共产党员越要通过自我修养锻造自己坚强的党性。共产党员只有具备坚强的党性,才能始终保持共产主义的信仰,克服精神懈怠的危险;只有具备坚强的党性,才能始终站稳人民群众的基本立场,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克服脱离群众的危险;只有具备坚强的党性,才能始终保持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遵守党的纪律,克服腐化堕落的危险;只有具备坚强的党性,才能始终自觉地学习和掌握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克服能力不足的危险。可见,共产党对先进性和纯洁性的追求,要求每个党员要不断加强自身的修养,以坚定的理想信念,明确的宗旨意识,严格的纪律观念和组织原则、优秀的个人素质来体现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可以说,只要中国共产党追求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本质没有变,党员就必须以高标准、严要求开展党性修养。

  ()刘少奇关于党性修养的内容与实质、原则与目的等思想,对中国共产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开展党性修养仍具有现实启迪

  刘少奇关于党性修养内容的思想,既体现了党性修养全面性的要求,又突出核心和重点,是全面和重点的统一。一方面,党性修养是一个共产党员全面素养的锻炼,包括思想意识,立场信念,能力作风,知识道德等各个方面;另一方面,思想意识修养是党性修养的核心内容,其实质是用无产阶级思想意识克服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意识。刘少奇以思想意识修养为核心的党员修养思想对当前的党员修养仍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1.新时代条件下的党性修养是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要求的全面的修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在当前具体体现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共产党员要能够适应这一新的实践对党员的多方面的要求,开展全面的自我修养。

  其一要加强思想理论修养。共产党员要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追求。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宣传党的主张,实践党的宗旨,维护党的利益,坚持党的原则,遵守党的纪律,做好党的工作,努力完成党交给自己的各项任务。要做到在党言党、在党为党、在党忧党,把个人的追求融入党的事业的发展。越是在国内外情况复杂、各种矛盾凸显的社会变革时期,越是在深化改革、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共产党员越要始终保持对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定信念。

  其二要加强纪律修养。共产党员要严格遵守党的纪律,自觉维护党的集中统一。党的纪律就是党内规矩。党员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一定要自觉遵守党章,自觉按照党的组织原则和党内政治生活准则办事,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组织之上。要坚决维护中央权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觉遵守党的纪律特别是政治纪律。

  其三要进行作风修养。共产党员要端正工作态度和工作生活作风。每一位共产党员,不论职务高低,不论在什么工作岗位,不论做什么具体工作,都应本着实干兴邦,敢于开拓,勇于担当的态度,做到对党的事业负责、对干部负责、对人民负责,以改革创新的精神,脚踏实地,立足所在岗位,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多于让人民满意的好事实事。在人民群众中发挥先锋模范带头作用,以实际行动贯彻执行好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工作和生活上,要坚持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坚决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以优良党风凝聚党心民心、带动政风民风。

  其四要加强能力修养,共产党员要增强能力和本领。要按照深化改革的总体部署,切实增强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能力、依法治国的能力、改革创新的能力、攻艰克难的能力、凝聚共识的能力等一系列深化改革必备的能力和素质,保障全面深化改革新的伟大实践的胜利发展。

  2.新的时代条件下党性修养的核心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修养。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结构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的深刻调整,人们的思想观念,价值标准日益多元。同时,随着党员队伍的不断壮大,党员成份日益复杂。共产党员由于其家庭状况,经济状况,个人经历,成长环境的不同而形成的不同价值观念,难免带入党内。社会上各种思想价值观念,也会不可避免地渗入党内。在内外因素的影响下,共产党员如果不加强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修养,就容易发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权力观扭曲。造成信仰缺失,腐化堕落,官僚主义、享乐主义、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等一系列消极思想和行为。

  加强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修养。就是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去观察和分析问题,抵制和克服各种非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真正站稳立场,牢记宗旨,抵制诱惑,不负使命。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影响到党性修养的方方面面。一个具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共产党员,其立场信念必然是坚定的,宗旨意识必然是明确的,组织和纪律观念必然是严格的,提升为民服务能力水平的意愿必然是强烈的,作风必然是端正的,对党和人民的事业必然是忠诚、全力以赴的。总之,其党性必然是坚强的。

  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修养是共产党员一切修养的核心,它对党员其他各方面的修养具有统领作用,它贯穿于共产党员的立场、信念、宗旨、能力、作风、纪律等各种修养的全过程,是共产党员的修养之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修养,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的修养。离开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修养来谈共产党员的修养,是没有意义的。

  3.新的时代条件下党性修养以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最高准则和目标。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和目标,是刘少奇提出的党性修养的原则目标。刘少奇提出的这一原则,深刻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本质,不仅完全适合新的时代条件下的党性修养,而且对当前加强共产党员的修养还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西方以个人主义为核心的价值观念传入中国,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消解着以集体主义为核心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导致少数党员干部个人主义思想盛行。一些人以个人利益得失作为评判工作得失的标准。他们要么不努力工作,要么努力工作不是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而是为了追求个人名位。他们把个人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当个人利益和党和人民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他们始终把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了个人利益不惜牺牲党和人民的利益。他们甚至把党和人民的利益作为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他们只讲个人不讲集体,完全背离了共产党员的宗旨。这种思想和行为,对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极大危害。无论在什么时期,都必须坚决克服这种言行。在当前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也不例外。

  要克服以个人主义为核心的价值观念的影响,必须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党性修养原则。这一原则是由共产党无产阶级政党的性质决定的,因此,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只要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政党的本质不会改变,党和人民利益至上的党性修养原则就不会改变。革命年代是如此,建设年代是如此,改革年代更是如此。共产党员只有真正做到党和人民的利益至上,才能被认为是一个具有坚强党性的共产党员。

  ()刘少奇关于党性修养途径和方法的观点,对中国共产党探索新的时代条件下党性修养的途径和方法仍有借鉴意义

  1.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中锻炼党性。在实践中锻炼党性修养是刘少奇倡导的党性修养方法,至今仍具有现实意义。人民群众的伟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检验一个共产党员党性是否坚强纯洁的标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本质上是党的领导下全体人民群众的实践。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由于党所处的历史方位的变化,客观上增加了党脱离群众和脱离实际的风险,更需要共产党人深入群众、深入实践去锻炼自己的党性修养。党的十八大以后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就是要求共产党员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深入到一线群众中去,深入到一线实践中去,在群众和实践中了解群众的需求和实践的要求,在人民和实践中锻炼自己的党性。在这样的实践活动中,群众的实践可以更为直接地检验一个党员的党性。同时,共产党员在群众的实践中,可以培养与群众的感情,自觉增强群众观念,锻炼为人民服务的能力和水平,增强自身的党性修养。

  2.通过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锻炼党性。理论学习是共产党员增强理论修养的重要方法。而理论修养是共产党员必须具备的重要修养之一,一个共产党员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兢兢业业的工作是极为可贵和完全必须的,但还是不够的。如果埋头于具体事务,没有充分的理论修养,当情况变化的时候,就容易迷失方向,甚至动摇立场。因此,增强党性修养,还应该通过理论学习,掌握马克思主义这一观察和分析问题的武器,并运用这一武器来分析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践,正确认识现代化建设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和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够在应对各种困难和挑战中不至于迷失方向,才能够正确区分各种非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明辩大是大非,自觉与非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划清界线,保证党性的纯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经验的总结,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对于坚定共产主义的信仰,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观察思考分析和解决问题,是不可或缺的。

  3.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锻炼党性。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党的优良作风之一,也是党性修养的重要方法。共产党员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红红脸,出出汗,可以认识到自身的缺点与不足,找到提升自我的突破口和方向,通过“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可以促使党员检讨和反省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找到差距,努力改进。把党章党纪的外在要求和约束,升华为内在的规范和修为,达到自我净化的目的。提升自身的境界。

  4.严格遵守党的纪律,自觉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刘少奇强调,遵守党的纪律的刚性要求“对于党内某些已经不可救药的分子,给以组织上的制裁,直至驱逐出党。把维护党的团结,纯洁党的思想,巩固党的组织,看作是自己最高的责任。这是党内一切好的党员所采取的态度。只有这种态度才是正确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30)新的时代条件下,共产党员面临各种风险、挑战和诱惑,客观上加大了违反党纪的风险。如果一个共产党员主观上不注重自身修养,纪律意识不强,那就很容易触犯党纪,甚至腐化堕落。共产党员进行党性修养,最基本的就是遵守党的纪律,在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在组织上坚持个人服从组织,在作风上严格要求,以自身的实际行动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

  5.充分利用各种革命资源增强党性修养。新的时代条件下,革命资源的挖掘整理和开放,为党员开展党性修养提供了更为多样化的路径选择。共产党员可以充分利用各种资源开展党性教育。首先可以充分利用各种革命传统资源。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开展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过程中,创造了无数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留下了一大批革命历史文物和历史遗迹。这些革命传统资源,是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和优良传统的重要载体。共产党员通过对这些革命传统资源的解读与学习,可以感悟历史,净化心灵,坚定立场,激发动力,提升境界,从而增强党性修养。其次,可以充分发挥在革命、建设和改革过程中涌现出的优秀模范人物的榜样作用,学习他们感天动地的奋斗事迹,感受他们弘扬正气的榜样力量,从他们的成长和修养的过程中,汲取积极的精神资源,来增强自已的党性修养。

  注释:

  ①③⑤⑥《刘少奇选集》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301311049798页。

  ②④《刘少奇论党的建设》,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225225页。

  ⑦⑧⑨⑩(11)(12)(13)《刘少奇选集》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9899100151130109110131108109页。

  (14)(15)(16)(17)(18)(19)(20)《刘少奇选集》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2212112111011099100页。

  (21)(22)(23)(26)(27)《刘少奇选集》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33133101102101103页。

  (24)《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39页。

  (25)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14109日。

  ((28)习近平:《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人民日报》20121119日。

  (29)《刘少奇选集》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03页。

  (30)《刘少奇选集》上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57页。

作者简介:丁俊萍,女,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践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湖北 武汉 430072);胡永干,男,湖北中医药大学人文学院讲师,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湖北 武汉 430065)

(来源: 《理论学刊》2015年第3期)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文章: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