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道路”研究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个关系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6-05-07 来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个关系

郝全洪

 

从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立足我国国情和发展实践,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到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大原则”,如何建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理论界一项现实而重大的课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建理论等在内的系统综合的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在立足我国国情和发展实践,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特点、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进行系统理论研究基础上,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理论成果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学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丰富的经济建设实践和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建构提供了生动而丰富的经验和素材,中国经济新常态更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学说建构提出了鲜明的时代课题,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建构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整个学说体系的建构具有基础性意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成功建构不仅将为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发展提供重要的理论指导,也将有力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整个学说体系建构的节奏和步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系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主要指马克思的经济思想(也可称之为马克思经济学),主要包括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经济思想,如《资本论》等,马克思关于未来社会即科学社会主义的经济思想。广义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指马克思经济学创立以来所有对马克思经济学进行继承和发展的经济学说体系,包括前苏联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思想、斯大林经济思想中正确的部分、中国毛泽东经济思想、邓小平经济理论等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广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开放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的有机的组成部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狭义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当代中国的星火传承,是对马克思经济学的坚持和继承,更是其在当今中国最新的创新和重要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马克思经济学处于不同的时代和背景,面临的时代问题不一样,解决的时代课题不相同。马克思经济学的使命主要是对当时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深刻彻底的揭露和批判,预言了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必然性,以及对未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的一种有条件的、理论逻辑上的推测和描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实践中进行理论探索和总结的结果,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发展和新成果,不仅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而且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开创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的关系

  西方经济学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西方经济学主要指由新古典经济学发展而成的微观经济学与由凯恩斯主义发展而来的宏观经济学的合称。广义的西方经济学指自亚当·斯密创立古典经济学以来,到萨伊将古典经济学庸俗化,再到边际学派、新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新古典综合,再到现代新自由主义等在内的松散庞杂体系的笼统称呼。

广义的西方经济学与狭义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经济思想史上有内在联系。亚当·斯密创立古典经济学并由大卫·李嘉图将其发展到巅峰,但“李嘉图两大难题”也直接导致了古典经济学的破产,此后,经济学便沿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一个方向是由马克思继承和发展了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理论,并以科学完善的理论体系和巨大的逻辑力量解决了“李嘉图两大难题”,并发展为后来的狭义和广义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另一个方向是由庸俗经济学代表萨伊、边际学派代表门格尔、新古典经济学代表马歇尔等等绕开对“李嘉图两大难题”的回答,抛弃了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代之以效用价值论、边际效用价值论、要素价值论、均衡价格论等混杂拼凑而延续至今的狭义和广义的庞杂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体系。可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本是同源,但在是否继承劳动价值论问题上出现分野,马克思继承并发展了劳动价值论,最终形成了逻辑严谨、科学深刻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李嘉图以后的一大批西方经济学者放弃了劳动价值论,逐步形成内容庞杂、表面繁荣,实质矛盾林立、危机重重的松散庞杂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建构的有关思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建构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马克思主义是19世纪中叶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它在科学实践观基础上实现了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唯物主义自然观和历史观、科学性和革命性的高度统一,内含着辩证法维度及其批判性和革命性、历史维度及其彻底性和完备性、实践维度及其首要性和基本性,具有深刻的开放性和与时俱进的品质,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建构,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传统,继承和创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概念、范畴、逻辑和分析方法;要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本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深入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生产方式)层面研究社会经济运动的特点和规律;要体现中国特色和时代特征,从理论上系统归纳和合理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的显著成就和存在问题,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新一届党中央探索形成的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逐步形成科学有机的理论体系;要广泛吸收和借鉴西方经济学关于市场经济特别是现代发达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研究的理论成果。可以期待,以强烈的理论自信、开放包容的理论胸怀、坚定的理论创新勇气和决心,建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将为进一步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进一步开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崭新道路提供坚实的理论支撑。

(作者系中央党校进修部副主任)

(来源:《学习时报》201655日)

打印】        【关闭】        【TOP
相关文章: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