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毛诗论坛
可望可及的“中国梦”——由毛泽东诗词《念奴娇·昆仑》说开去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5-12-16 来源:
 

可望可及的“中国梦”

——由毛泽东诗词《念奴娇·昆仑》说开去

张永健

 

20121129日,习近平总书记带领新一届常委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追求,都有自己的梦想。他说,我以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这个梦想,凝聚了几代中国人的夙愿,体现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具体利益,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期盼。

中国近代以来最杰出的追梦者,按照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提出的代表人物有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孙中山等几代人。现在也可以说,应包括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和当代中共领导人。我认为最能代表中华民族利益,最能代表中国人民利益,又最能行之有效,既可企及又可实现的,而且经过历史检验,为广大劳动人民所拥护的,则是毛泽东思想、毛泽东精神、毛泽东革命路线、毛泽东革命实践所彰显出来的“中国梦”。

193510月所写《念奴娇·昆仑》一词中,毛泽东将“改造中国与世界”的伟大梦想做了形象的、生动的、完整的、淋漓尽致的诗意抒发: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融,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第一,这首词表现了毛泽东对历史的深刻批判,对人民忧患的深切关注,对无产阶级理想的理论自信和实践自信。

毛泽东所生活的时代,正是中国内忧外患、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时代。毛泽东曾和许多先进的中国人一样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寻求强国富民的国策方略。青年时代,为了实现在湖南长沙新民学会确立的“改造中国和世界”的伟大梦想,他追寻过各种各样的变法图强的方法。他曾信奉孔孟的“仁者爱人”、“民贵君轻”、以仁礼治天下;曾赞成康梁的维新变法的“改良”或“君主立宪”梦想;曾研究过无政府主义思想、赫胥黎的物竞天择、达尔文主义的生物进化论;也曾做过工业救国、教育救国的“梦”。他种过地,当过兵,做过工,甚至当过乞丐,搞过社会调查,做过教师,办过报纸,搞过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农民运动,经过反复实践,不断验证,即如他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所言:“去粗存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逐渐形成了“改造中国与世界”的伟大梦想的完整体系。从五四运动以后,中国共产党成立、国共合作、开展工农运动、学生运动、北伐战争、国共分裂、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白色恐怖、八一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创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苏维埃共和国、反四次大“围剿”、错综复杂的党内路线斗争,错误路线占据统治地位,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长征,湘江惨败,由消极防御到逃跑主义,遵义会议批判错误路线,毛泽东重获领导权,四渡赤水,长征路上千难万险,12个月,“天上每日有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红军巧渡金沙江抢渡大渡河,突破数十倍于我敌军的重重“围堵”,翻越人迹罕至的雪山、爬过九死一生的草地,克服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长驱二万余里,纵横11个省,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两万五千里长征前后,该有多少革命者和人民群众倒在血泊之中,多少人为了“翻身解放”的梦想而被杀害,遇到了多么阴险狡诈穷凶极恶的敌人,遇到了多少来自外部和内部的重重困难,该有多少惊涛骇浪,多少刀光剑影?然而毛泽东相信,只要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正确,只要人民掌握了马列主义,只要中国共产党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就一定可以实现理想,任何强大的敌人和无论什么样的困难都是可以战胜的。《念奴娇·昆仑》正是毛泽东率领中国工农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前夕,革命展现光辉前途的时候所写,正是经过20年来同各种各样的错误或反动的势力周旋和斗争,他总结中国历史,特别是中国近百年历史,尤其是近20年革命史的经验和教训而写的。作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思想家、军事家,此时,对古老的中华民族,对我们民族的历史,对我们民族的优点和缺点,对我们民族的辉煌部分和阴暗面,对帝国主义、对官僚资本主义、对新旧军阀、对封建主义特别是近百年来帝国主义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深重灾难看的更清楚,更深刻了。

毛泽东站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高度,对数千年的中国历史进行批评,既指出了它的丰功。也指出了它的罪过,既歌颂了它的伟绩,也揭示了它的不足与弊端,既表现了由衷的敬畏;又袒露了除旧布新、兴利除害的担当大志,特别是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使中国人民陷于更加痛苦的境地。诗人急切的希望救民于水火,改造旧世界,改变“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的悲惨世界,建设一个“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崭新世界。这是毛泽东发布的诗的理想的宣言书,要“评说”历史,改造山河的诗的誓词。他的理想不仅仅是恢复大唐,回归唐汉,不仅仅是古代仁人志士的“大同世界”,而是他稍后在《沁园春·雪》所展现的无产阶级“改造中国与世界”的伟大梦想:“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是无产阶级对自身和为之奋斗追求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诗化;这是无产阶级不仅要解放自己,而且要解放全人类的梦想;是要在中国和世界建立共同富裕,人人平等,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新社会的人民大众之梦;亦如美国著名东方学者、传记作家特里尔在所著《毛泽东传》中所言,《念奴娇·昆仑》写于“长征结束时,毛甚而面对群山又发灵感,将它视作超出中国自身革命之外的世界和平的象征”。

第二,实现“改造中国和世界”的伟大梦想,不仅要用批判的武器,而且必须用武器的批判。

在词的下半阕,作者提出了“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必由之路:“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显然,前面五句,是讲改造中国的,后三句是改造世界的,如何改造中国呢?如何改造世界呢?诗人回答非常清楚:“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我想,“抽宝剑”“裁”“昆仑”,这显然是一种隐喻,是一种象征。我理解为,用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用农村包围城市,占领城市,从而打碎旧的反动的国家机器,建立进步的革命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机器。这是毛泽东的马克思主义圆梦之路和空想社会主义者或党内机会主义者的圆梦之路的根本分歧:要不要阶级斗争,要不要组织无产阶级自己领导的工农武装,建立革命根据地。在党的幼年时期,因党的主要负责人压制工农群众运动,解散和取消工农革命武装,以致造成“大革命”胜利之“梦”破灭,这是一次极其惨痛的历史教训。

毛泽东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胜不骄,败不馁,善于用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从失败中找出原因,从而制定出符合中国实际的新的“寻梦”的决策,《西江月·秋收起义》一词就真实的给予了艺术的再现:“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匡庐一带不停留,便向潇湘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这首词在毛泽东诗词寻梦路上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是中国共产党人在寻梦路上的一次大的飞跃。我们知道,此前,周恩来、贺龙、朱德等领导的南昌起义,打响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秋收起义,“军”叫“工农革命”军,“旗号镰刀斧头”,第一次打出了“镰刀斧头”的旗号,以鲜明的阶级性和坚定的革命性宣布了这支队伍的阶级属性和革命目的。正如十年后毛泽东在《战争和战略问题》中所说:“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这是中国,也是全世界科学社会主义者寻梦、圆梦的一条必由之路。《西江月·井冈山》《清平乐·蒋桂战争》《采桑子·重阳》《如梦令·元旦》、《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菩萨蛮·大柏地》《清平乐·会昌》)《十六字令·山》《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等和稍后发表的《清平乐·六盘山》《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等,都从各种不同的角度书写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打败国民党反动派,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建立新中国的艰苦卓绝的历程、英勇顽强的气势和豪迈壮丽的场景。这些诗词同时告诉我们,毛泽东的寻梦和圆梦之路和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是紧密相联的。毛泽东曾说:“在阶级社会中。革命和革命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会发展的飞跃,不能推翻反动的统治阶级,而使人民获得政权。”为此,他领导中国人民同国内外的反动势力进行了多次的反复的殊死的战争。这些战争初见于秋收起义和几次反围剿的胜利,再见于两万五千里长征和抗日战争的胜利,三见于国内的三大决战(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的胜利,四见于五次对外决战(抗美援朝战争、援越抗法战争、中印边界战争、援越抗美战争和中苏珍宝岛战争)的胜利。每一次的决战,都是“改造中国和世界”进程的一次飞跃,都是“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梦想的一次突破。

第三,毛泽东在领导中国工农红军、领导中国人民寻梦圆梦的极其错综复杂、极其艰难困苦的斗争中,在打击形形色色或明或暗的各种各样的敌人中,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望远镜和显微镜发现:实现“改造中国和世界”伟大梦想的最主要、最凶恶的敌人是帝国主义。

在谈到关于《念奴娇·昆仑》的主题时,他说“昆仑,主题思想是反对帝国主义,不是别的”:“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这就是“改造中国和世界”“反对帝国主义”的诗意描述。这里,把改造中国和改造世界联系在一起,把中国梦和世界梦联系在一起,两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区别者,有近远之别,始终之别,小大之别,局部与整体之别;联系者,有因果关系,前后关系,但两者的终极目的都是一致的,都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的为广大劳动人民服务的革命斗争,都必须建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的军队,都必须不断吐故纳新纯洁自己的队伍,都必须始终坚持把帝国主义作为“改造中国和世界”的主要敌人和主要障碍。这一点特别重要。远在1926年写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就明确指出,帝国主义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他说:“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识界,是我们的敌人。”这里,明确指出,帝国主义是国内反动势力的总后台。在1945年党的七大开幕词《愚公移山》中,他把帝国主义作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两座“大山”之首,他说:“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只有把这两座大山,特别是帝国主义推翻了,中国人民才能实现独立自主,和平幸福。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他曾说:“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段话就是“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的最好注释,是无产阶级的伟大胸怀远大目标的历史承诺。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一方面和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人民广交朋友,另一方面在极其贫穷落后的基础上,在较短时间里建立起比较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研制出了代表国家实力的原子弹、氢弹和导弹、人造地球卫星……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捍卫和平、反对侵略,制造了核盾牌,他始终如一地高举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旗帜和反帝反殖的旗帜,他的晚年更是高举济弱扶贫的反帝反霸的大旗,不仅使我国在第三世界赢得了崇高的国际声誉,在第二世界和第一世界也赢得了人们由衷的敬佩。他的不少诗词如《七律·登庐山》《七律·和郭沫若同志》《卜算子·咏梅》《七律·冬云》《满江红·和郭沫若》《念奴娇·.鸟儿问答》就是这种思想的诗化或形象化的表述,毛泽东把帝国主义及其帮凶称为“虎豹”、“熊罴”、“苍蝇”、“蚍蜉”、“害人虫”;赞扬全世界反帝反殖的人民大众是“驱虎豹”的“英雄”,是除““熊罴””的“豪杰”;是“喜欢漫天雪”的“梅花”,是“展翅九万里”的“鲲鹏”;他们“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正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第四,毛泽东理想中的“中国梦”是可望而可及的。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论述“中国梦”,其核心内容就是: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毛泽东的追寻“改造中国和世界”的伟大梦想,同习近平的中国梦是完全一致的。毛泽东在领导中国人民革命和建设的伟大进程中,在人间罕有的苦难中创造人间罕有的奇迹,创造了人间罕有的辉煌,他是在逐步实现,不断完善其改造“中国和世界”的“中国梦”的。

    毛泽东一生虽历经千难万险,却以昂扬的斗志、乐观的精神战胜了国内外反动派的反动军队,最后百川归海,石破天惊,摧枯拉朽,势不可挡,扭转乾坤,夺取政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共和国,实现了他诗词中“缚住苍龙”、“人间”“伏虎”、“一唱雄鸡天下白”、“天翻地覆慨而慷”、“换了人间”、“六亿神州尽舜尧”、“遍地英雄下夕烟”、“敢教日月换新天”的伟大梦想。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发动过主要是针对干部的一系列政治运动,希望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保持或学习劳动人民的本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号召全国人民学习艰苦奋斗的好战士雷锋,学习艰苦创业的好集体——大庆和大寨,他特别写《杂言诗·八连颂》夸赞艰苦奋斗的先进集体——南京路上好八连,希望全国人民学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雄连队,永葆无产阶级的革命本色“拒腐蚀,永不沾”,希望中华民族“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特别是晚年在国际上进行的反帝反修,更是“中国梦”一次巨大的理论和战略的飞跃,因为当时的中国要冲破美苏两霸构筑的铜墙铁壁,要冲破当时国际的二元格局,建立世界的三元格局,为中华民族争得生存空间,没有巨大的理论勇气和战略勇气是办不到的。毛泽东还是领导中国人民最终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迫使美苏两霸,特别是美帝国主义不得不让步,不得不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成为常任理事国。人民中国才真正成为巍巍大国,中华民族才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实现了民族振兴之梦,富国强兵之梦,人民幸福之梦。他的诗词中展望的“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大桥梦”,“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三峡梦”,“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的“治山治水”梦;“借问瘟神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的“根治血吸虫”梦;“可上九天揽月”的“飞天梦”:“可下五洋捉鳖”的“潜海梦”等等人民幸福和富国强兵之梦,有的是在他有生之年就实现了的,有的是在他逝世之后才逐步实现的。

    事实胜于雄辩,毛泽东诗词关于“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伟大梦想是可望而可及的,他的终极目标始终和他的崇高信仰始终是一致的,和他的伟大人格始终是一致的。

打印】        【关闭】        【TOP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