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要闻快讯
张晓亮:毛泽东彻底革命精神的三维透视:基于诗论互证视角
  【浏览字体:    发布时间: 2016-09-27 来源:
 

毛泽东彻底革命精神的三维透视:基于诗论互证视角

张晓亮

 

1949年,三大战役后,人民解放军将长江以北的国民党主力部队全部歼灭。为此,国民党发表声明讲和,企图以和谈争取喘息。但是,却反对共产党提出的代表全国人民利益的八项条件。于是,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逮捕一切怙恶不悛的战争罪犯。不管他们逃至何处,均须缉拿归案,依法惩办。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423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这是一个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事件,宣告了统治中国大陆22年之久的蒋介石独裁政权的灭亡,标志着中国革命战争取得了基本胜利。毛泽东回想22年的浴血奋战,写了一首气势恢宏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这首《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既是对国内外关于人民解放军要不要过长江的论调做出的坚定回答,更生动表现了中国由黑暗转向黎明的历史性时刻。毛泽东诗意地表明,中国共产党要将革命进行到底,彻底结束国民党反动派、封建王朝及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剥削与压迫。正如他在1950年会见周世钊时所说,“我写那篇社论和这首诗,也是想以此鼓励我军将士,猛追穷寇,彻底肃清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势力,将革命进行到底!”,并且补充说“‘那篇社论’指《将革命进行到底》;‘这首诗’指《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由此可知,《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是《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感性形象塑造,而《将革命进行到底》是《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理性逻辑阐释。

一、绝不怜惜“蛇”样的恶人

“中国人民决不怜惜蛇一样的恶人”,如果怜惜,“那就是违背人民的意志,接受外国侵略者和中国反动派的意志,使国民党赢得养好创伤的机会,然后在一个早上猛扑过来,将革命扼死,使全国回到黑暗世界。”。

(一)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感性刻画

毛泽东用古代希腊的一段寓言表述了共产党以及人民群众对反动派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他说,一个农夫在寒冷的冬天由于可怜一条被冻僵的蛇而将其放在自己的胸口取暖,但是等到蛇苏醒过来后,在恩人的身上咬了一口。伤势严重的农夫在临死前叹惜道,“我怜惜恶人,应该受这个恶报!”。毛泽东借用这个故事强调,国民党反动派和美帝国主义这条“毒蛇”也同样急切地渴望中国共产党、革命党派以及广大中国人民像这个农夫一样对自己持有温柔的态度,并借机将其置于死地。但是,使其意想不到的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真正的革命民主派,却听见了并且记住了这个劳动者的遗嘱。”,这个“遗嘱”即是“希望劝说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反动派发出善心,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敌人不能表示亲爱温柔,而应该加以彻底的消灭和驱逐。解放军需要的是一鼓作气,猛追穷寇,夺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为此,“宜将剩勇追穷寇”一反《孙子·军事篇》:“围师必阙,穷寇勿追,此用兵之法也。”,号召将革命进行到底,彻底消灭江南败寇残敌。“不可沽名学霸王”,项羽、刘邦都是起义反秦的首领,项羽率军进逼秦朝都城咸阳时,另一起兵首领刘邦已先期入关夺取秦都。有人告密项羽,刘邦想称王关中,项羽便想攻打刘邦。当时项羽兵40万,刘邦兵10万。刘邦因为自己力弱,只好到鸿门向项羽面致歉意,并要项羽不听“小人之言”,以免产生隔阂。当时项羽的谋士范增屡次暗示要杀掉刘邦,项羽不允,不久封刘邦为汉王。后为争夺天下,刘邦在多次严重失利后终于取得胜利,项羽不得不与之相约“中分天下”。最后,刘邦有乘机合兵围项羽,使项羽兵败乌江,自杀身亡。本句以霸王项羽对政敌宽容仁慈而自取灭亡的历史教训,说明不能为“和平”之虚名,给敌人以东山再起的机会。

(二)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理性分析

毛泽东在《将革命进行到底》中从两方面分析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本性,以此向世人强调,决不能怜惜国民党反动派。其一是历史的分析,即过程分析,揭示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的“盗匪的历史”,说明进行了如此长期血战的中国人民,不应该“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敌人表示亲爱温柔,而不加以彻底的消灭和驱逐”。毛泽东在文中回顾了以蒋介石等人为首的中国反动派的历史,这段自1927412日反革命政变至现在的20多年的反动史已经充分证明他们不仅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而且是一伙职业的帝国主义走狗和卖国贼。关于这点,从193612月西安事变,194510月重庆谈判和19461月政治协商会议以来,共产党以及中国人民希望同他们建立国内和平,但是人民的善良的愿望并没有改变他们的阶级本性。这些走狗和卖国贼的历史是和美帝国主义分不开的。拿现在来说,他们依附美帝国主义,同其合起伙来使四亿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陷入了空前残酷的内战,“他们利用美国帝国主义所供给的轰炸机、战斗机、大炮、坦克、火箭炮、自动步枪、汽油弹、毒气弹等等杀人武器屠杀了成百万的男女老少”,而美帝国主义的东西不是白白拿来用的,他们提供的战争器械不仅换来了“在中国的领土权、领海权、领空权、内河航行权、商业特权、内政外交特权,直至打死人、压死人、强奸妇女而不受任何处罚的特权”《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27页。,而且换来了中国的内部战争,中国人民的互相残杀。毛泽东认为蒋介石政府反人民的本性是改不了的。

蒋介石之所以能够上台,靠的是北伐战争,靠的是第一次国共合作,也就是说他上台也有人民群众与共产党的功劳。当时的人民甚至是共产党都没有摸清他的底细,都比较拥护他。但是,“他上了台,非但不感谢人民,还把人民一个巴掌打了下去,把人民推入了十年内战的血海。”。现在抗日战争胜利了,日本投降了,他将功劳独揽,不但不感谢人民,相反地,还想复制1927年的做法。蒋介石发动内战,不顾人民的利益,却为自己辩护说“中国过去没有过‘内战’,只有过‘剿匪’;不管叫做什么吧,总之是要发动反人民的内战,要屠杀人民。”。

其二是逻辑的分析,即结构分析,毛泽东认为,从敌人的本性来看,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是绝对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这一点,他在19491月的《热烈祝贺淮海战役胜利结束》一文中就强调,“在此种形势下,南京伪政府乃由战争罪犯蒋介石、孙科等出面,一面提出虚伪的反动的和平条件,一面布置所谓‘京沪决战’,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保存匪帮残余力量,取得美帝国主义援助,休养生息,然后向人民解放军发动进攻,消灭人民解放军。此种阴谋诡计,现已完全暴露。现在全国人民对于南京伪政府业已完全丧失信任,伪政府已无继续存在之余地。”,由此可知,“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军事斗争的方法加以阻止,他们就一天比一天地重视政治斗争的方法。”。国民党反动派勾结美帝国主义侵略者正在运用阴暗的政治伎俩做最后的挣扎,一个手段是继续已有的假“和谈”的阴谋,以便为自己恢复军事实力而争取时间;另一个手段是利用与帝国主义侵略者以及国民党反动派和共产党等革命阵营都有联系的分子,使这些分子混入革命阵营,在革命阵营中安插反革命势力,逐渐削弱革命势力。关于如何对待蒋介石政府以及美帝国主义的问题,毛泽东的见解很明确,那就是丢掉幻想,彻底革命。“凡是劝说人民怜惜敌人、保存反动势力的人们,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敌人的朋友了。”。19471月他在《给陈瑾昆的信》就表达了这一观点,“目前美蒋所提和谈,如过去一切和谈一样,全属欺骗性质,因其军事失败,企图取得休息时间,整军再战,我们切不可上当。”。在这方面,他还提醒民主党派以及人民群众要吸取民盟的教训,“民盟方面,现在应该得到教训,任何对美国侵略者及蒋介石统治集团(或其中的某些派别)的幻想,都是无益于自己与人民的,应当清除这种幻想,而坚决地站到真正的人民民主革命方面来,中间的道路是没有的。”。很明显,“只有彻底地消灭了中国反动派,驱逐了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出中国,中国才能有独立,才能有民主,才能有和平”。

二、将革命进行到底

关于将革命进行到底,还是半途而废?毛泽东指出,“我们已经完全有把握地在全国范围内战胜国民党。一九四九年和一九五○年将是中国革命在全国范围内胜利的两年。我们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而不容许半途而废。”。

(一)革命胜利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关于革命要不要胜利的问题,毛泽东认为,这个问题在共产党开始组织的时候还不存在;1924年至1927年大革命和蒋介石合作北伐时,要不要胜利的问题就已经发生了。但是,由于那时共产党的幼稚,在领导上有投降主义,放弃了对革命的领导权,不要军队,这就丧失了夺取胜利的可能性;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共产党开始只能搞游击,只能消灭敌人几个团,把几个县城胜利的问题提上日程,但全国胜利还比较渺茫;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的目标是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组织最广大的力量把它打倒。日本投降以后,蒋介石反动集团依靠美帝国主义的支持发动内战。现在的内战跟前两次不同,在反对帝国主义和买办封建势力的北伐战争中,蒋介石夺取了胜利的果实;土地革命时期,革命力量受到很大挫折,共产党来了一个长征。现在,要不要夺取革命在全国胜利的问题,虽然有些人对消灭蒋介石夺取全国胜利的决心还没有下,但是,我们领导机关对这个问题已经看得很清楚,“现在看来,战胜敌人的时间不会太长了。”。“美国要和蒋介石共同统治中国,蒋介石要独裁,而人民一定要反帝反封建,这三条都是确定了的,没有疑问的。……所谓原则性的问题,就是反帝反封建。”

在血与火的峥嵘岁月中,尽管有过挫折和迂回,毛泽东始终在探究和追求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他深知社会发展的大趋势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他的文章和诗词就是社会发展的总结和记录,许多篇幅都揭示了社会过程的发展趋势,阐发了社会历史是不断进步、不停向前发展的观点。从“赣水那边红一角”到“不周山下红旗乱”,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到“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这些都是以形象的语言描写革命形势的发展和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特别是《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在描绘解放南京的宏大场面、抒发满怀的革命豪情的同时,热情洋溢地说明中国形势的急剧变化,以此进一步证明新事物总是要扬弃和超越旧事物,社会历史进程也遵循这一客观规律,社会是不断发展和进步的。

(二)新陈代谢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一句是诗人针对现实所发生的变化而上升到对自然规律的哲学思考,又以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来强调现实变化的不可抗拒性。其所要表达的深意就在于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处在发展变化之中,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不可抗拒的规律,所谓社会的新陈代谢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就是新生的代替腐朽的、先进的取代落后的,人民群众推翻剥削阶级。正如诗人自注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是借用李贺的句子。与人间比,天是不老的。“其实天也有发生、发展、衰亡。天是自然界,包括有机界,如细菌、动物。自然界、人类社会,一样有发生和灭亡的过程。社会上的阶级,有兴起,有灭亡。”。关于这个论点,毛泽东在其政论文章中阐发为“一切个别的、特殊的东西都有它的发生、发展与灭亡。每一个人都要死,因为他是发生出来的。人类是发生出来的,因此人类也会灭亡。地球是发生出来的,地球也会灭亡。”。

不过,毛泽东在这里的灭亡寄予了对自然、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认识。他认为,这里的人类灭亡、地球灭亡不同于基督教讲的世界末日,而是说有比人类更进步的东西来代替人类,是事物发展到更高阶段。这种灭亡是一种发展,这种发展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毛泽东强调指出,马克思主义说一切发生的东西都有它的灭亡,这话对马克思主义本身也同样适用,马克思主义也有它的发生、发展与灭亡。如果说马克思主义“不会灭亡是形而上学。当然马克思主义的灭亡是有比马克思主义更高的东西来代替它。”。“要懂得将来还要进步到一个共产主义社会。中国经过新民主主义社会,将来还要进步,直到阶级没有了,政党也不要了,共产党、国民党一概不要,八路军、新四军也不要了……旧的东西毁灭了又有新的产生。有马克思主义观点的人,一定要这样看问题。”,毛泽东此论点的依据就是在全世界范围从古至今以来,根本没有任何学问、任何东西是完全的、不再向前发展的。

三、建立现代民族独立国家

被彻底消灭是剥削阶级不可避免的命运,但这还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将革命进行到底。人民利益至上的现代民族国家不建立,共产党就走不出历史周期律,这个革命就是不彻底的。

(一)阶级认识进步是建立现代民族独立国家的前提

在革命战争年代,要改变不合理的生产关系,解放被束缚的生产力,最根本的就是彻底消灭剥削阶级。而中国历代农民战争之所以没有使生产力获得最终的解放,就在于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起义胜利后的果实仍旧被地主阶级所取代,造反的“革命者”胜利后也蜕变成了封建统治者,跳不出封建阶级剥削的历史周期率。跳出历史周期律的一个必备条件就是阶级认识的进步。毛泽东于19468月在《关于人的认识问题》一文中指出,“阶级就是一个认识的主体。”。拿工人阶级来说,工人阶级最初是以一个自在的阶级出现的,开始工人阶级对资本主义没有什么认识。当其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到由自在阶级变为自为阶级时,就对资本主义有了认识,这就是以阶级为主体的认识的发展。同样,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对地主阶级的认识也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经过长时期的革命斗争,工农阶级认识到,地主阶级也是一个要消灭的阶级,因为它代表的是反动的生产关系。蒋介石反动政府对外出卖民族利益,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列强签订各种有损于中国人民的政治、经济等利益的不平等条约,使美帝国主义在中国获得了政治、经济等特权;对内策动反革命战争,镇压人民群众民主抗争,全国(已经获得解放的地区以外)一切生产力,均被这些反动阶级所控制的反动、落后的生产关系所束缚,日趋衰败,不能发展。

“生产力本身的要求,则是利用革命方法解除这种旧有生产关系的束缚,推翻这种旧有生产关系,建立新的生产关系,建立新民主主义的生产关系,因而使全国一切积极的生产力获得向上发展的可能,替未来的更进步的更能自由地发展生产力的社会主义社会准备条件。”。而彻底废除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封建地主阶级在中国的土地所有权以及官僚资产阶级在中国的垄断资本所有权,是生产关系变革的主要内容。“在农村就是解放农民,打破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彻底的平分土地,把土地所有权交给农民,使农民放心大胆好好生产,改进农作方法。在城市,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官僚资本要收归新民主主义国家所有。”。《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不仅是要打倒蒋介石的政权,更重要的在于彻底推翻剥削阶级在中国的统治。在毛泽东看来,将革命进行到底,“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不动摇地坚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官僚主义,在全国范围内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只有这样,才能使备受压抑的中华民族彻底翻身得解放,使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成为真正独立的新中国。

(二)人民利益至上是建立现代民族独立国家的基础

毛泽东不仅主张消灭资产阶级以及封建阶级政党,就是“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一个阶级、政党是否应该消灭,毛泽东认为其标准就是要看它是否符合历史发展的趋势,是促进历史的进步,还是阻碍历史的发展,是有利于人民群众的利益,还是违背人民群众的利益。不符合历史发展的,就应该被淘汰,对历史发展仍具有现实价值的,就应该继续存续。正如他此时对共产党历史地位的认识一样,共产党以及无产阶级专政的消灭对新中国来说是一件好事,中国共产党的主要任务就是促使无产阶级专政及早消灭。但他同时强调,中国共产党以及无产阶级专政在很长一个时期内的存在是必要的,“非有不可,而且非继续加强不可。否则,不能镇压反革命,不能抵抗帝国主义,不能建设社会主义,建设起来也不能巩固。”。

1948630日,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之际,《论人民民主专政》发表,这是毛泽东建立现代民族独立国家的总纲。毛泽东在文中强调,一切阶级最后都要归于消灭,这是社会发展趋势,不可逆转的历史规律。资产阶级不承认这一规律,害怕被推翻。共产党人懂得这一发展规律,他们要努力创造条件,使阶级、国家和政党走向消亡,使人类进入共产主义。要达到这样一个目标,就要建立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而这个政权的存在根基就是人民力量的支持。革命胜利后,毛泽东多次回顾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战争历史并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即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弱小的会最终战胜强大的。蒋介石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无论是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在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面对国内国际上的强大的敌人仍旧取得了胜利。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依靠其强大的力量以及中国汉奸卖国贼的支持占领了中国的大城市北京、南京、上海、武汉、广州等。但是,“日本军国主义,还有德国希特勒,也是照这个规律,没几年就倒了台。”。“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国民党政权要打倒,剥削阶级在中国的统治要彻底推翻,这就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而这个规律的依据在毛泽东这里就是一切以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出发点从事革命与建设,通过彻底革命消灭一切剥削阶级,建立人民至上的现代民族独立国家。

打印】        【关闭】        【TOP
京ICP备14025500
中央文献研究室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2 by www.wxyjs.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